我把理想插在天峻山巅

我把理想插在天峻山巅
我把爱情埋在布哈河畔
挥手之间
已是枯黄成片

牛羊可在彳亍垂首
白云可还悠扬缠绵
那摩托上飞驰的牧者
一声嘹亮响彻天边
仿若我射出的子弹
环转着音调
飞向山峦

黑刺丛里有我年轻的模样
波光映照你绯红的脸庞
如果时光回转从前
我深爱的姑娘
我会拥吻你的额头
我会抚摸你的乳房
绝不只是在霞光里
让羞涩把你带进记忆
让爱的炙热
在遗忘中暗淡无光

我的生命
仿若天峻山消退的雪线
在梦想的盛夏
渐行渐远

我的爱情
汇成不断流的布哈河面
在广袤的草原
迤逦向前

我终于还是挥手告别
告别海西
告别草原
告别眼泪
告别爱恋

我把理想插在天峻山巅
我把爱情埋在布哈河畔
挥手之间
已是枯黄成片

如果
我是一粒种子

可以将我带去
柔软的云里
依偎
远行

如果
我是一片落叶
流水
可以将我带去
狂暴的海面
飞跃
坠落

我却是一棵树
植根大地
守望苍途

听见云的经过
抚摸水的呜咽
四季轮回
日夜更替

当山火从脚下燃起
灵魂便抽身剥离
如魔似鬼
冲天而去
灰烬是恪守的烙印
烟火是梦想的重生
沉寂永恒
璀璨一瞬

谁在呼唤着我
我又眷恋着谁
那风……
那水……

image

病榻上看剧《秦香莲》

看了段京剧《秦香莲》,非常精彩。给你们用连环画的形式讲讲这段,这之前的剧情没拍到,表下前情:
秦香莲埋葬公婆,携了一双儿女到京城寻夫陈世美,谁想那厮欺君罔上做了驸马,在国相府弹奏琵琶唱出诸般前情,挑明了与陈世美的关系,陈世美恼羞成怒,回驸马府后差下面这位军爷去杀了秦香莲和儿女,军爷问他,这妇人所犯何罪?驸马却令:莫逼叨,杀了便是!

image

Continue reading

肉体的脆弱

夜深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觉。
白天上班时,还在跟唐总说起自己心里莫名地就很乱,总想起舅舅,刚刚翻了手机里的日历,原来今天六月二十八,是他的祭日,我的生日。
自从他在那年这天出事后,我就不想再过农历的生日了,我最爱的姥姥姥爷他们一到这天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我怎么还能去过这个生日呢?
今年更是如此,尤其在下班时看到马路上一个生命的消逝,心情就更加的不安,算起来,如果舅舅还在世,应该也是像他那样的年龄,看着他躺在血污里,动也不动,直到120来,做了几下心复苏,然后测了心电图,那直直的线条,医生用淡然的语气说出通知他的同伴:没了啊,心跳没了。那时刻,我心忽然很痛,我想到了舅舅,想像着他被爆炸的铁水卷裹的瞬间,他该是多么脆弱与绝望?我不敢去让想像中的那画面超过三秒,我不敢去猜测那得有多痛苦。
我从未有过肉体是如此脆弱的感觉,我能忍住泪水,却忍不住心头的悲伤,今夜又有一个家庭注定在悲伤中不眠不休,注定在年复一年的今天,如我一般不期然就想起深爱着却逝去的人…

小白兔与小灰兔的故事

有一只小白兔,她长着一双长长的耳朵和一对红红的眼睛,还有一支短短的尾巴。它的皮毛可真白呀!每当它静静地卧在雪地里的时候,谁也别想发现他。
小白兔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小灰兔,他和小白兔一样长着长长的耳朵也有一支短短的尾巴,但是,他的毛却是灰色的。每当他走在雪地里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它。
每次他们出去游玩,如果遇到危险的话,小白兔总是躲在雪堆边闭上眼睛趴着身子一动也不动,而小灰兔却总是拼命的跑啊跑啊才能够躲掉身后的危险。为此小白兔总是在别的小动物面前炫耀自己雪白的毛,他说正是因为这漂亮而又雪白的毛,他连跑都不用跑,就能救他的命,每当在小伙伴们面前说起这些时,他总是把头昂的高高的。 Continue reading

我听京剧

昨晚我在微信的朋友圈中发布了一条状态“喜欢听京剧…很奇怪吗?”,朋友们一律回复“奇怪”,这让我感慨这爱好是否真的着急了点,妻子看到我看央视的戏曲频道便经常絮叨我:怎么跟老人家一样?

但,我却认为,一个人的爱好如何,是不应有年龄之分的。

我在农村长大,那时村里有很多机会可以在戏台上看到大戏,偶有谁家喜丧摆宴,也会有戏班助阵,简单的就是个吹拉弹唱,隆重的还会化妆着服、唱念做打的,那时不懂得戏曲的类目曲名(当然现在也不懂),也不去听它的曲调板眼,只觉得戏服好看,花脸好玩。(已有文叙述,参见旧文《远去的乡戏》),记得那时姥姥也经常给我唱一段晋剧《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 Continue reading

摄影师克里斯蒂·米切尔历时4年创作《WONDER LAND》

英国女摄影师克里斯蒂·米切尔(Kirsty Mitchell)历时4年半完成了名为《仙境》(Wonderland)的摄影项目,收录了女模特扮演神话主角的照片。近日多家媒体刊登了这组震撼人心的照片。

整个照片集涉及神话题材多种多样,包括众多耳熟能详的神话主角,例如,仙境中掌管森林法则的白女皇(The White Queen),被书籍包围的讲故事者(The Storyteller)以及长着翅膀的妖精仙女(Euphaeidae)等等。克里斯蒂表示,她希望通过她拍摄的系列照片,重温小时候母亲给她讲的那些充满神秘色彩的神话故事,以此来纪念她过世的母亲。

关于这组图片的幕后,请移步官网,接下来,为你展示全部该组摄影大图,图多,总共51M容量,手机党慎入,网速慢者慎入!

The Garden of Whispered Wishes

Continue reading

磁带

在山西老家的阁楼上,有一个我的纸箱,长年累月地沉积灰尘,不见天日,只有待我回家时才会打开来,也只是看一看而已,感喟完了就继续放回原处,继续跟那些常年不用的杂物一起堆着。

那里面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除了几张收藏的CD和DVD外,全部都是这十几年来辗转买到的华健的专辑磁带和一个已经无法使用的随身听。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会去购买磁带听歌,至少我已经多年未买了,纸箱中最新的一盘是华健的《雨人》,是妻子买来赠予我的,没有开封就与之前的那些一起在阁楼上蒙尘高束。

磁带这事物如今的小朋友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机会接触到了,但它却曾承载了我少年时代的岁月!对磁带第一次有印象还是在小学时,那时多大已然记不清楚了,就连当时为何会被邻家叔叔将我和他儿子拉到一起站在一个大大的录音机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自己很紧张,看着录音机面板上闪烁着色彩斑斓的光,心跳的厉害。叔叔按下了一个按键后,对我们俩小孩说,唱吧。唱的什么也不记得了,那是第一次在录音机中听到自己的声音,心里感觉到纳闷和好奇,就如同我会趴在电视机后面使劲往里看,但怎么也找不到电视画面上的那些人,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农村里但凡有个红白喜事,总要在院里的树上或房顶上绑上几个扩音喇叭,红事就播放流行歌曲,白事就播放各种戏曲,从早到晚,往往村里人从喇叭里的乐曲大概就能知道是喜事还是哀事了,现在也还是如此,不同的是现在都用了MP3播放器作为功放机的音源输入,那时候用的却还是录音机+磁带。

大姨夫有段时间从事跑这种场子,家里有一台很大的录音机,每次去他们家,我都会赖在录音机前。因为营生的需要,他的抽屉里磁带的种类非常繁多,但我喜欢听的也就是流行歌曲而已,戏曲的磁带从来不感兴趣。

在迷上了华健的歌曲之后,对于磁带的认识也开始有了提升,知道了什么是专辑,知道了什么是正版,

听姥爷讲故事:前世仇,现世报。

近期因为家有急事,回了一次山西,也难得与姥爷和姥姥见一见,说些亲近的话,我最喜欢的就是听他们给我讲一些过去的故事,尤其是他们年轻时那个年代的事情,这个故事是他们讲的一个坊间故事,真实与否不必深究。

故事的引出是因为我给他们讲了前段时间某地有位老人在遛狗时被自己的狗咬死的事儿,姥姥说,这是上辈子欠下的仇,这辈子来索命了,并让姥爷给我讲一讲一个木匠的故事:

说是以前有一个外村的木匠,在本村里一户人家家里打家具,这家隔壁住着一对婆媳。

这天,婆婆炒了些肉,做了些菜放在伙房里,挂好门关就出去了,等回到家却发现肉不见了。因为家里就她和媳妇两个人,便断定是媳妇偷吃了,于是把媳妇狠狠地打了一顿。

第二天,婆婆又炒了些肉,依然是放在伙房并且挂好门关,没想到回家后发现肉又不见了,于是又把媳妇打了一顿。在隔壁的木匠看到了这情景,心下思虑:这儿媳妇真是没做派,头一天偷吃了东西被打了一顿,你这又偷吃。

这天中午,木匠生病了不能干活,就拉了一张席子铺在了墙根下,不期然却看见她们家养的大黄跑到伙房前,立起身子打开门关,钻进了伙房,把肉吃个干净,转身又出了伙房,依旧站起来把门关上,还把那门关挂好。

等婆婆回家后发现肉又没了,正打算打骂媳妇时,木匠跟她说:你不能打你媳妇,这事不怨她,是你们家的大黄偷吃了你炒的肉,我在墙根下睡觉时看得一清二楚,你媳妇没进去,是你家那狗进去了,你冤枉你家媳妇了。

黄昏时分,木匠寻思自己今天反正也没干活,就想回家转一转,等出村走到半道,却发现那条大黄狗就在路中间等着他。

木匠随身会带有一件器物,这是木匠最为看重的东西,叫锛(木工工具,能避邪,木匠开工前祭器会先祭锛——据姥姥解释),他赶紧攥紧了锛,背靠了路边的土崖,大黄狗狠命地向他扑来,他就只管用锛使劲地护住前方,跟大黄狗打了一晚上架,砍地狗脸上、头上、脖子上尽是血。

天亮后,木匠没有再回家了,而是返回村里到了老婆婆家,跟老婆婆说,我昨晚跟你们家狗打了一晚上架。

老婆婆问,真的?

木匠说,你要不信,你看看你家狗头上、耳朵上、嘴上、脖子上是不是有血,那就是我用锛砍的。

大黄狗听到他们的谈话,也不作声,却向着院子里的井走去,到了井口纵身跳了进去,这个故事算是完了。

姥爷说,这是他们两个(媳妇与狗)前一辈子有仇气,这一辈子来报仇了,要是没有木匠,婆婆总是打她、骂她,黄狗总是嫁祸给她,那媳妇哪里还活的成?还不得要么喝(农)药、要么上吊地自杀?但是被木匠这么一说,婆婆也不生气了,婆媳之间关系好了,这个仇这辈子算是报不成了,只能等下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