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带

在山西老家的阁楼上,有一个我的纸箱,长年累月地沉积灰尘,不见天日,只有待我回家时才会打开来,也只是看一看而已,感喟完了就继续放回原处,继续跟那些常年不用的杂物一起堆着。

那里面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除了几张收藏的CD和DVD外,全部都是这十几年来辗转买到的华健的专辑磁带和一个已经无法使用的随身听。

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会去购买磁带听歌,至少我已经多年未买了,纸箱中最新的一盘是华健的《雨人》,是妻子买来赠予我的,没有开封就与之前的那些一起在阁楼上蒙尘高束。

磁带这事物如今的小朋友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机会接触到了,但它却曾承载了我少年时代的岁月!对磁带第一次有印象还是在小学时,那时多大已然记不清楚了,就连当时为何会被邻家叔叔将我和他儿子拉到一起站在一个大大的录音机前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自己很紧张,看着录音机面板上闪烁着色彩斑斓的光,心跳的厉害。叔叔按下了一个按键后,对我们俩小孩说,唱吧。唱的什么也不记得了,那是第一次在录音机中听到自己的声音,心里感觉到纳闷和好奇,就如同我会趴在电视机后面使劲往里看,但怎么也找不到电视画面上的那些人,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农村里但凡有个红白喜事,总要在院里的树上或房顶上绑上几个扩音喇叭,红事就播放流行歌曲,白事就播放各种戏曲,从早到晚,往往村里人从喇叭里的乐曲大概就能知道是喜事还是哀事了,现在也还是如此,不同的是现在都用了MP3播放器作为功放机的音源输入,那时候用的却还是录音机+磁带。

大姨夫有段时间从事跑这种场子,家里有一台很大的录音机,每次去他们家,我都会赖在录音机前。因为营生的需要,他的抽屉里磁带的种类非常繁多,但我喜欢听的也就是流行歌曲而已,戏曲的磁带从来不感兴趣。

在迷上了华健的歌曲之后,对于磁带的认识也开始有了提升,知道了什么是专辑,知道了什么是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