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的脆弱

夜深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觉。
白天上班时,还在跟唐总说起自己心里莫名地就很乱,总想起舅舅,刚刚翻了手机里的日历,原来今天六月二十八,是他的祭日,我的生日。
自从他在那年这天出事后,我就不想再过农历的生日了,我最爱的姥姥姥爷他们一到这天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我怎么还能去过这个生日呢?
今年更是如此,尤其在下班时看到马路上一个生命的消逝,心情就更加的不安,算起来,如果舅舅还在世,应该也是像他那样的年龄,看着他躺在血污里,动也不动,直到120来,做了几下心复苏,然后测了心电图,那直直的线条,医生用淡然的语气说出通知他的同伴:没了啊,心跳没了。那时刻,我心忽然很痛,我想到了舅舅,想像着他被爆炸的铁水卷裹的瞬间,他该是多么脆弱与绝望?我不敢去让想像中的那画面超过三秒,我不敢去猜测那得有多痛苦。
我从未有过肉体是如此脆弱的感觉,我能忍住泪水,却忍不住心头的悲伤,今夜又有一个家庭注定在悲伤中不眠不休,注定在年复一年的今天,如我一般不期然就想起深爱着却逝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