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血祭·写在清明

这是2003年写下的一篇诗文,且不论那场战争的对与错,只以此缅怀那些长眠地下的英烈之魂。

血祭·写在清明

作者:海天摆渡人 (2003-04-04 20:30:34)

我来看你们了,我的前辈们,

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带着白花来,今年也是;

每年的今天,我都会为你们默哀,今年不是。

我要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一个你们不知道的故事,

一个你们决不期待的故事,

一个你们听了会泉下不安的故事……

还记得五十二年前被你们打跑的那群美国佬吗?

现在他们又在耀武扬威了,

你们看,他们把爪牙伸向了伊拉克,

一个离咱们好远的国家,

世人对他们先前犯下的罪行余怒未消,

他们倒又发起了一场战争,

激起世人更大的愤恨。

我不止一次的在电影里看到

阴霾沉闷的天空下,

犀利刺耳的警笛中,

低旋的飞机抛下一枚枚炸弹,

浓烟 废墟 难民

而此刻,

这一幕就在巴城上演,

有人想把这里夷为平地!

报上说,美国几天前炸毁了一所学校,

还是他们,用一种高昂的姿态在宣扬:

“我们是为了伊拉克人民而来,

是为了你们免受独裁统治和恐怖主义而来。”

你们看,他们多蠢?

谁会相信?

人民都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这真有点象当年鬼子进了咱们家乡,

嘴里喊着保护,

身后拖着牛羊。

你们在为那个民族担忧吗?

为什么这青柏摇晃不停?

其实,不仅你们,

每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在心里捏着一把劲,

人类好不容易才挣脱战争的厄运,

又怎会容忍这样的人在世上横行?

当战争不断的来临,

我的老前辈们啊,

我也曾是过一位军人,

我能理解你们在泉下不安的心。

可……可咱们能帮上什么呢?

既不能象你们当年赴朝一样去征战和平,

又不能象某些人不闻不问,

一者太不理智,一者太过不仁,

我们只能为他们祈祷:

愿世界安宁,愿天下太平!

而我还可以坐在这湿湿的长石上,

抚摩你们的碑铭,

将这一切讲给你们听。

我们坚信:

那个民族一定会奋起抵抗,顽强英勇!

包括孩子 妇女 老人

就象当年的你们,

哪怕只剩一人,

也要在自己的阵地上与敌人同归于尽!

鲜血凝聚后盛开的花朵,

是不屈的灵魂……

你们也哭了吗?

为什么今天的雨比往常要大?

你们愤怒了吗?

为什么今天的风比往常要猛?

我想我要走了,

也许,你们该静静地呆会儿,

只让这雨,只让这风,

轻抚你们难安的魂灵。

明年我还会来看你们,

一样带着白花,

在这泪和雨纷纷扰扰的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