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

这座小县城里唯一的一家国营书店一如往日般顾客并不多。

虽然时值夏日,书店也将窗帘拉起来,但残旧的窗帘显然不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倔强的阳光硬是从一条条缝隙中挤了进来,落在嘎吱嘎吱作响的风扇上,落在一片红绿相间的书架上,落在硬生生的水泥地板上,好在书店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音响里飘着班得瑞的钢琴曲,才不会让人觉着烦闷。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稀稀拉拉或蹲或立地有几个看书入迷的人,巡视的女店员一边随意地走动,一边用眼神鄙夷地扫过每一个垂着的头颅,在巡了几个来回后,百无聊赖的她干脆靠着书架,只把头左右来回地扭了。

“嗐,站住!就你!”

一位穿着书店工作服的分头男,大跨步地冲到了门口,一把抓住了愣在门前的男孩,又毫不吝啬气力地将他拖到了收银柜前。

所有昂着的、垂着的、摆动着的头颅都朝着门口望去,大家的动作是那么整齐划一。

柜台后面原本窝在椅子上享受着书店里唯一一台空调的胖女人立马站了起来,昏昏欲睡的眼睛也顿时放出异样的光彩,盯在惊魂未定的男孩脸上,那对鼓鼓的乳房更是急促地一起一伏。

分头男骂骂咧咧地开始在男孩身上摸捏,几下便从腰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来,使劲儿摔在了收银柜上,摸捏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原本静静看书的人也瞬间围了过来,刚刚还嫌冷清的柜台前很快便拥堵起来,有人看着男孩自言自语,有人看着男孩不言不语,有人的嘴角已经有些微微上扬的味道了。那位巡视女店员也小跑着过来,站在了不远出,她神色慌张地从胖女人、分头男的脸上看过去,当发现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男孩身上,并未对她有所理会时,才稍稍松了口气,却也难掩心虚,慢慢踅出了围观的人,远远地看着。

显然分头男再没有搜出什么东西来,转而对着已经慌了神的男孩厉声发问:说,为什么要偷书?

不过,男孩似乎还没有醒过神来,对于这个愚蠢问题还做不出任何的回答,他只是怯怯地看着眼前那一双双凌厉的目光,小手死死地抓着旧旧的T恤下摆。

胖女人收着眼睛看了一眼那本薄薄的书——《格林童话画册》,然后盯着男孩,高声说道:小小年纪就学偷东西,叫什么,哪里的?

男孩此刻似乎才从自己空白的大脑中转醒过来,转身想往外跑,却无奈一只胳膊被分头男抓的紧紧的,挣脱不开。

胖女人从柜台后转出来,一把扭住男孩的耳朵:小兔崽子,偷了书想跑,等下就把你送到公安局去。

虽然这是胖女人唬人的话,但,显然男孩儿怕了,颤抖着声音不住地说: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胖女人对自己的这招似乎很满意,眼神下意识地快速扫了一圈周围的人群,手上的力气又多了几分,将孩子的头拉高了些,指着柜台沿儿上的四个字念道:偷一罚十!认识不?说,你家在哪里,把你家长叫来。

“现在的孩子太坏了,这么小就偷东西,你看他,一看就是没什么家教的。”

“就是啊,这家家长对孩子太不上心了。”

“老辈儿说的对啊,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唉!”

“得好好教训教训,不然以后还不真去偷钱抢钱啦?”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分头男似乎也对自己抓到一个小偷而颇有些成就感,把自己的眼神儿往高处抬了抬,这一抬看到了刚刚进门的经理。

分头男依然捏着男孩的胳膊,快步走到经理跟前,抢着向经理做起了汇报:经理,我逮住一个偷书的,您看怎么处理?

经理戴着一副大框的眼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次扫过分头男、胖女人、围观的众人,最后定在了这个被当场抓住的偷书贼身上。

男孩已经被这样的阵势吓的白了脸,红了眼,想哭但却没能哭出来。

经理抬头问胖女人:他拿了什么书?

胖女人赶紧将柜台上的那本《格林童话画册》捧给了经理,然后将事发的经过抑扬顿挫地讲述了一遍,却没发现分头男对自己投来的不满目光。

经理接过书来看了看,又从分头男手里拉过了孩子的胳膊,摸了摸已经被捏的泛红的地方,轻叹一声,牵着男孩走进了角落里的办公室。

办公室很小,只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四周除了两个大的文件柜外都堆满了书籍。

经理将两张椅子稍微对错着并在一起,然后拉着男孩坐了下来,他摸了摸眼前这个显然是来自村子里的孩子的头,微笑着问他:你很喜欢看书?

男孩局促地微微点头。

能跟我讲讲你都喜欢看什么书吗?童话故事?

男孩依然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说说,你都看过哪些童话故事,最喜欢哪个?

男孩儿这时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戴着大框眼睛儿、面目和善的大人,轻轻说了几个自己看过的童话故事的名字。

经理端正了身子,脸上显了几分严肃的神情,但却依然用慈爱的眼神望着男孩说道:童话故事虽然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但它们无一不是在告诉我们,做人要向善、要诚实、要正直,你认为是这样吗?

男孩点头算是回答。

那么,你认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吗?

男孩下意识地再次低头,又用力点了点头,轻声“嗯”着。

经理起身走向办公桌,将手里的书翻开来,拿过一支黝黑的钢笔,在扉页上写下一段话:人的珍贵,在于从错误中学会成长,而不是迷失方向。

经理写完回到男孩面前,掰开男孩依然揉搓着T恤的手,将书放在他的手上:书,我可以送给你,但你要记住,这不是对你犯错的认可或鼓励,无论是什么原因,你都不应该用错误的方式来获得它。

当男孩拎着一个袋子被经理送出门并失在人流中,经理才转身进了书店,看着面露诧异的众人,缓缓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