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清爽的世界

拜360所赐,我们现在也能用上一个清爽的QQ,而这在10年前是完全不用借助360而就能实现的呢。

10年前的我,还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武装警察小战士时,话说那时候我对网络这玩意儿是拥有一种仰止的态度的,经常跟一个笔友打电话时,老是被告知她去上网啦,于是我那闭塞的心灵就充满了一种落后于社会,卑微于大学生的自卑感,您瞧人家都上网了,我却还是个一无是处的小武警。

我第一次接触网络,是在拉登这哥们把人双子楼给撂倒那年的10月份,我蹭病号蹭到了位于青海德令哈的支队,在归队前的某天晚上,溜达到某条街的一个小网吧,那时候的网吧就一小门面,两边靠墙摆了不到10台机子,进去后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玩,愣在电脑前不知道干啥。

老板走过来直接问我,你有QQ号了没?

我说,没!

老板直接甩来一句:你等着。然后他就拿起电话貌似是给一个在北京的朋友打了个长途,他直接电话里叫开了,你丫赶紧给我个号,快点!

于是两分钟没到,他就记下来了号码和密码,于是我也就有了生平第一个QQ号:82068551(可惜后来因为去高中复读,给了一个朋友,现在这号码貌似现在一河南哥们用了)。他顺便还帮我注册了生平第一个163的电子邮件。可以说,这老板就是我的网络启蒙者呀!

那时的QQ虽然功能简单,但是界面干净,毫无广告,还没有神马会员非会员的分别,丫也没那么多业务分支,专心致志地做着IM聊天功能,但是随着其越来越疯狂的电脑占有、这小子开始动不动就整广告、弹窗、无孔不入地让你开始接受他的这些增值服务,还区分了各种钻石客户,会员客户,本来很清爽的一个IM,越来越让我感觉用丫的QQ费劲了。

最重要的是,后来常在墙外走的我,看到了很多被QQ提供的证据而因言获罪的例证,原来这丫还在大批量的扫描我的电脑啊?你说你不是杀毒软件,又没有经过我的任何授权,你凭啥扫描我的电脑呢?

这不最近就因为这事情,360阵营与腾讯阵营干上架了嘛?虽说诚如万戈大侠所说,腾讯跟360比流氓还嫩的多,360后来出的这扣扣保镖,确实很霸气,基本上腾讯附加到QQ上的业务利益链都可以被干掉,用了后完全可以将其还原为一个清爽的IM聊天工具。

在这方面来说,360用一种近似于赖皮的手段达到了煽另一个流氓耳光的目的,而我们呢,乐得一个清爽的IM界面,我想腾讯一定不会就任由其这么挡着自己的发财大计的,大戏一定还在后头呀。

就这么多年接触网络来说,我还是钟情于以前的那种清爽,你看开个网页哪儿那么多广告啊?装个软件哪儿那么多选项和捆绑呀?下个载哪儿那么多误导按钮呀?发个贴写个文哪儿那么多敏感词呀?评个论留个言哪儿那么多需要审核呀?

什么?你看到你在我这里的评论处于审核状态?没办法,谁让如今这么多的垃圾评论呀?我开审核权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唉,啥时候能回归到一个清清爽爽的网络世界呢?我真想给这网络贴上一条蝶菲卫生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