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健歌迷的成长历程(一)

我还没在自己的博客中写过与华健有关的文章,昨天是华健50周岁的生日,也只是在i华健上发布了一篇祝福文章,于是想来写一写13年来作为一个华健歌迷的心路历程。

【初识】

当我还在初中时,那时流行谁家有结婚的就去电视台花上几十块钱点些歌在电视上播放,于是就经常看到一个MV,一个倒挂的麦克风出现在屏幕上,然后有个人影缓缓地走来,伴着叮叮咚咚的前奏。我那时并不对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印象,那时属于只认毛宁是大明星,其他人根本不往心里去。

直到上了高一,有段时间一到下午学校播放广播时,就会听到校园上空飘着《让我欢喜让我忧》、《再爱我吧》、《孤枕难眠》的歌声,每次都听的很入神,于是问我们班在广播站的朋友,最近放的什么歌,他很开心地把那盘经常播放的磁带递给我看,原来是一张周华健的专辑(后来知道这并不是他的专辑,而是一张杂碟),他说很喜欢这盘带,于是就假公济私地天天播,没想到竟被他彻底影响到了

我那时的生活费是每星期10块钱,于是我每星期省五块钱出来,去他推荐的那家音像书报一体的摊点,买下了那本合集《周华健精选集》,直至现在还能记得那张精选集上有哪些曲目,而让我惊讶的是,原来早就耳熟能详的《花心》、《风雨无阻》、《真心英雄》竟然也是他唱的,在对他产生了兴趣之后,那首曾让我一听到就想吐的《花心》,我也能不再觉着恶心了。

【第一张专辑】

同样的那一年,有一首歌曲开始疯狂流行开来,就是那首隽永的名作《朋友》,而我听到这首歌,是从我当时迷恋的一个台湾电台“亚洲之声”听到的,当时的主持人吴瑞文专门对这歌曲做了介绍,并且一字一句地将歌词念出来,以供听众书写记录。可以说从这首歌开始,我真正地步入了华健歌迷的行列,之后开始经常性地逛音像店,看到华健的磁带和价钱,就开始省钱买下来听,但那时候是没有盗版和正版的概念的,凡是他的专辑,就会买,也枉花了不少钱在买盗版上,而且那些歌曲基本上都是合集而非个人专辑,我甚至用一盒新的二胡音乐磁带跟高中的刘华同学换到了一张已经烂了个角的周华健专辑《风雨无阻》,没有外壳、没有歌词、甚至磁带两面的贴纸都已经撕掉了大半,让我好生心痛却开心,这是我拥有的第一张他的个人专辑。

但这张专辑并没有保存下来,在我上高二时,一个高一的小姑娘借去听了,但一周后她告诉我磁带丢了,我心痛的样子很明显地就表现在了脸上,但还是苦笑着说没事。小姑娘答应赔我一张,我也没当回事,然而她真的拿来了一张华健的专辑,是没开封的新磁带,1997年发行的《朋友》专辑。虽然不是丢的那张,但也让我喜出望外,因为我没看到哪里有卖,但她却买到了。虽然我已经忘记了这姑娘叫什么名字,但一想到这事,心里还是有点愧疚,毕竟人家丢的是旧的,还的却是新的。

【发热】

那段时间,是我从各个渠道听华健的火热阶段。我们学校是隶属于一个铜材厂的子弟学校,每天中午十二点,铜材厂的广播就会准时响起。

有一天中午,在宿舍看书的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唱歌,而且唱的都是我没听过的歌曲,一首接着一首(我当时都有种冲动去找厂子的播音员去问他是否也是华健歌迷),而且相当给力地连播了一周,中午和傍晚都播,那些歌曲也就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但并不知道名字。后来同住的好友张伟告诉我,他打听到了这些歌是周华健的一张专辑,名字叫做《爱的光》,而有个人就住在我们这栋楼(厂区单身宿舍楼,我们租住的)一楼,他有这张专辑。

这简直就是喜讯,我于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拜访了这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人,也有幸能亲眼目睹了这张让我一直期待的专辑,那温暖的灯泡、华健的微笑,还有那些凌乱却有致排列的线条,他也很爽快地将这张专辑借给我听,那段时间真开心。

像这样的发热狂症状,还有一个表现就是《天龙八部》主题曲,我竟然用我的收音机收到了电视剧的信号,而且用录音机将这歌曲录了下来,天啊,我现在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能忍受那种噪音里的《难念的经》,还听的不亦乐乎。也是那段时间,我买到了他的专辑《有故事的人》,开始收集各个渠道剪到的歌词和华健的图片拼成一个歌词本,很用心地将它一字一句地写下来。我想,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是一个周华健的粉丝了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