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华健歌迷的成长经历(二)

【沉寂】

总的来说,高中那段时间是我作为华健歌迷的入门阶段吧,那时候只是想听他的歌曲,对于这个人并无多少了解。

当我读了半学期的的高三,我放弃了学习去青海参军,走的时候除了部队发的被服之外,什么都没有带,更不要说华健的东西了,从那一天开始,有一年的时间,我没能听到过华健的歌曲,但是每到自己上岗站哨、休息的时候,总会在嘴里哼哼唧唧不停地唱华健的歌曲,于是全中队的战友都知道我是华健的歌迷。

当我成为上等兵时,有次去德令哈蹭病号(^v^),路过一家音像店时无意间瞄了一眼里面,最最靠里面一面墙的最下面有张磁带封底朝外地摆放着,我一眼就认出来那背影(如图)。是的,这是华健2000年出的专辑《Now 周华健》,我很佩服自己当时的眼力为何如此犀利,能从花花绿绿中一眼认出他的一个小小背影。当时乐颠乐颠地就买了这张专辑,后来在网络中看到很多人对这张专辑持批判态度,大都是说这是一个不成功的转型之做,我对他的所谓路线之类的东西没有做过什么研究,因此在这方面也无自己的观点,但我却很喜欢这里面的几首歌曲,比如《鬼迷心窍》、《far far away》、《求婚》、《痛苦过》等

然而这张专辑最终还是没在我手里留多久,在一次是训练间隙还是上哨神马的时候听这专辑,被队长给发现了,直接将还在转动的随身听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我损失了这张磁带的同时,还连累地将借来的班长的随身听也给搭进去了,很心痛,这张磁带在我还是勤务员的时候,每天早上播完起床号后都会被我播上几首,想曾经有个战友跟我开玩笑将这张磁带藏起来,我还跟他发了大脾气,但在队长面前,我还没这勇气。

那两年里对于华健也仅仅只是这些了,朋友们因为并不像我一样迷恋他,因此也不多做这方面的交流,但也并没有因此而使我对他的这份热爱有所疏落,反而正是因为这种闭塞使得退伍后的我,越发强烈地去关注他,了解他,更重要的是,退伍后的我学会了上网,了解他的渠道也就大大的扩宽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