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的尴尬

我是一个很健忘的人,经常会忘记自己要做什么,尤其是手头的事情堆积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会忘记一些事情,而生活中丢三落四的情况更是常见,伞、钥匙、钱包、笔、U盘等等小东西更是丢了不知道多少,妻子经常批评我的记性,我总是嘿嘿一笑,过后还是改不了。妻子最烦的就是我这几年不知丢过多少把雨伞了,按她的话说就是,家里有多少把,我就能丢多少把。

这也是让我很苦恼的事情,我不知道是否像人的性格一般注定了的,健忘这东西也是人生来不能更改的一个特性吗?我老妈就给我总结过:你从小就什么都丢,铅笔、小刀、橡皮什么地不知道给你买过多少,你看你弟弟就从来不丢什么东西。

工作以后也总是忘记自己将东西放在了那里,或者忘记了什么东西,每天上班临出门时,总要在嘴里背上一遍:“钥匙、手机、钱包、工卡”,然后上下摸一通,确定都带了才出门,就这样还经常被自己给锁在家外面,然后又苦逼地去找换锁的师傅开锁换锁,煞是难堪;有时想着要买一件东西,却总是忘记,往往要过了很久偶然或者逼不得已了才想起去买,给自己找麻烦;有时跟领导在外吃饭,他会经常交代我一些事情或者细节,那么我会急忙掏出手机或者纸和笔做记录,他就会声音一震,看你这记性,这点儿东西还要记吗?我也总是会嘿嘿一笑,手上还是继续,因此,我的谷歌日历里面,记录了一堆堆的琐事。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小事情,那么经常记不起来一个曾经熟悉过的人就是一件令我非常尴尬不已的事情了。

记得十年前我刚刚退伍回家重读的时候,有天回家,刚上了公交车就看到一位小伙儿满脸笑意地跟我打招呼:你去哪儿?我盯着他看了足有十秒钟,脑袋里完全没有了对这张脸的印象,我的反应也让他很是尴尬,一张笑脸慢慢阴成了冷脸再不看我,嘴里也不知是不是轻声骂了一声。我就在想,这人我认识?是有点儿眼熟,在哪儿见过呢?他再没看过我一眼,直到他下了车我还没想起来这人是谁。记不得过了多久了我忽然在脑海中翻出了这张脸,我靠,这是我在之前那所高中读书时不同班的同学呀,我们俩貌似还在一个宿舍住了不少时间聊过不少天的,罪过罪过,才两年我竟然对人家毫无印象,实在是罪不可赦呀,后来一直没有再见过他,着实有些遗憾,否则我定会跟他说:哥们,对不住啊。(PS:我到现在还没想起来他的名字,这境界,得嘞……)

而某年回家,我去参加一个哥们的婚礼,遇到一位同学,只记得这模样,但因为他的名字实在拗口难记,忘得是一干二净了,这可咋办,撑一会儿还行,久了你说我可怎么叫人家?有心去问下新郎吧,他忙的一塌糊涂,还是不去打搅了。忽然想到他在学校时跟另外一个同学关系挺好,而幸运地是,我记得那个同学的名字,于是就跟这个同学说,你知道那谁谁谁的电话吗?我刚回来也没他电话。于是我很顺利地搞到了那个同学的电话,麻溜地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去了。

喂,那谁谁谁吗?

是啊,你哪位?

靠,我声音听不出来啦?我是XXX。

靠,是你啊。

对啊,你知道我咋知道你电话的不?

肯定是那某某某给你的嘛,还能有谁?

我那个乐啊,忙不迭地点头说是啊,是啊,你他妈太聪明了。

一番聊侃之后昂首阔步走到某某某的前面,大声叫了声他的名字,颇有自豪,完全忘记了自己前面的尴尬和健忘的本质以及堪比城墙拐角的厚脸皮啊。

最近因为在腾讯的朋友网站上加上了一个初中的同学原因,有好些初中同学通过他的主页也主动加上了我,按照我的记性,理所应当地我忘记了很多名字和对应的那个人,有位姑娘在QQ的朋友列表里给我发了消息,说,老同学,你还记得我吗?

我一看名儿把自个儿给吓住了,这名儿我没印象啊?这是我初中同学还是高中同学啊?她是哪个班的啊?看她这情形是明显记得我而我不记得她呀?这可如何回答啊?

如果我装一下,直接说当然记得了,或许人家会高兴点儿,可问题是,话一说多必然穿帮啊,于是只好坦诚相告,我不记得了。

姑娘算是开朗,说,那么久了你不记得也不见怪,贵人多忘事嘛。

我说,贵什么人啊,我就是记性太差。

可能姑娘碍于面子或是不希得跟我这号儿搭扯,也没跟我说具体,只说我们是一个班的,你再想想。

我的个天儿,我又一次采取了曲线救国策略,赶紧打了几个电话详细问了问,才最终知道这姑娘是我们初中一个班的,话说那时候一个班的人还不到三十,我这号人也真够健忘的可以了。

如果有一种药,可以治疗健忘症,我觉着这药一定会是我的常用药。

啊,对了,你们说我这号的是不是以后铁定会得老年痴呆啊?那得多恐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