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了,外面的世界依然如故吗?

在忙完了这段日子后,终于有时间能写点儿东西了,然而当我摩拳擦掌、正襟危坐着想要写点儿什么主题时,才发现脑袋里塞满的尽是些零零碎碎的事情,有些事情可以多言几句,有些事情也许三两句就说完了。因此,这篇文字且就当做一篇扯淡文吧。

一些开心的事儿

当头要说的,自然是我们家即将要出生的宝宝,现在妻子已经有身孕七月,我总是嫌那肚里的宝贝长的太慢,总不见妻子的肚皮长大,其实按照妻子的身高来算,宝宝生长是绝对正常的,只是时间越发临近,我也就越发期盼。按照上次检查时在医院看到的一张预产期测算表测算的结果,我赫然发现她降临的日子是二月份那个最特殊的日子,妻子说一定不要那个日子,要不多委屈孩子啊,我则乐观向上,这日子多好啊,给她四年办一次大的庆祝,多喜乐呀。

上月京东搞书籍音像促销活动时,我也乘机入了几本书,主要是想把自己一直想收的那套《大众天文学》给整回来,谁曾想提交订单后竟然无货了,其他几本网站前端的书都配送了,单是这套《大众天文学》无法出货,与京东交涉后被告知要么退款送个券,要么就只能我等了。我选了等,以为要等个一年半载,又不曾想在月底时就等到了,也是一桩惊喜吧。另外从中国移动的壹书店参加了一元购活动买了本《乔布斯传》,算上自己以前的书,从老婆未嫁时的闺房中搜罗的书,那个新买的书柜电脑桌也被我填满了近三个格子了,我看着欣喜,老婆说,这下明年一年你都不用买书了,嘿嘿~

上月桂林电台883交通广播又给我发来个短信,送了两张梦露影城的电影票,算下来我这是第三次获得他们赠送的电影票了。桂林有一种说法叫夜屎佬儿,用来形容那些好奇心重、喜欢去打听、喜欢报料的人,路上遇到事儿就去看的人。而我现在似乎也是这种人了,我每天上下班如果看到堵车或者交通事故什么地,就会往883电台打电话报路况,呃~~报的多了,也就中奖几率大了,这两年里,中了三次。虽说奖不大,但对于运气极差的我来说,也是颇为惊喜了。为此我在家也被妻子和岳母戏称夜屎佬儿。其实,这种举手之劳、助人利己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呢?

上月我也做了回债主,不解释,钱虽不多,态度明确。

一些闹心的事儿

最为闹心的,可能算是我又获知一位朋友是在做传销了吧。两年前当我知道一位朋友在做传销时,非常惊呀,因为他也是一个精明谨慎的人,最后却也陷了进去,这让我有些想不明白,只能将原因归结为传销力量的强大,但愿他有朝一日认清本质,早日脱身。现在又得知一位朋友身陷传销后,心里其实挺难受的。不同的是,他明白这种东西确实害人,也打算抽身而还,但我与他交谈之后还是难受不已,因为传销虽然没有留住他的人,但却成功地将传销的毒留在了他的脑。他认为,他干不了这个,是因为他不够心狠,只有心狠的人才做的了;他认为,这并不是违法的,而且是党和国家认可默许的,是一种没有被明文允许却也不加抵制的背后操作;他认为,这是国家下的一盘大棋,而且变相地在做一些支撑,因此这行业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认为,对传销的一些打击其实是国家做做样子而已,属于控制干涉的一种手段而非打压。我自从8年前接触过一次传销后,就未曾再身临其境地了解过,后来对传销的认知都是在网络,但我并未改变过自己对传销的敌对态度,他说的这些其实我无法反驳,因为从表象上来看,似乎确然如此,虽然我知道其并非如此,但我又如何去先说服自己呢?这个政府对传销这个行当都做了些什么呢?为何常年肆虐的毒瘤他们就没有真下下狠心将它除去呢?利益,怕是背后最直接的保护伞吧?

楼下菜市场的摸奖骗局每周周末持续上演,最近在大晴天里都会有人打着伞挡住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究竟有什么龌龊勾当,我不会再去给那些所谓职能部门打电话反映了,联系下面这个事情,你就能知道作为中国公民的无奈了:

据媒体报道,国家地震局日前公布的全年经费预算显示,该局一年总经费为24亿元。其中,最高的“地震事业机构”和“行政运行”经费分别为7.2亿元和1.8亿元,而最低的“地震流动观测”和“地震预测预报”经费则分别只有140.3万元和270万元。

也就是说,在国家地震局的经费预算中,能够让人感到真正用于地震预测、预防、预报的经费,只有区区的千分之一。这样的经费安排,到底能给百姓带来怎样的防震“安全感”,实在说不清楚。

上月我的QQ号码频繁地接到一些陌生人添加好友的请求,我是比较慎重的,都是在他亮明了身份后才通过,然后发现这些人都统一地指向一个目的,要我删除我设立的一个站点上的一条信息,我发现是一年前有人转发了一个叫做李晓东的记者写的一篇有关翼城县清华园学生食用食堂豆腐后集体拉肚子的事件,我向他们亮明了我的观点:首先这是一个注册会员的帖子,在没有违反国家政策法规的前提下,删贴行为只能是他自己操作,我无权干涉;其次,要我协助删贴,只能是清华园的负责人提供该报道是虚假报道的证据,然后我再行删除。这是一个底线,原则的底线,我不会退让一步。但我没想到他们神通广大,说是找到了注册人,自行删除了。

最后,我越来越鄙视自己的记忆力了,今天有位初中同班的同学在腾讯朋友上加了我好友,我对人家整个儿地没了印象,唉,想想这样的事儿在我身上已经发生过N多次了,我可肿么办呀这是。

顺便说一句,本文文不对题,诸位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