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

妻子有一个小侄子,十分招人疼爱,每到周六,他总会跟着他的爷爷奶奶到东三里这边,而每每这天一到,妻子就会念叨着他会不会来,哪怕只是见他一见,她也颇能开心很久。

一来,这小家伙是他们家他们这代人里的老大;二来,老人家们大多退休在家;再者,这小家伙也着实讨人喜欢,于是他就成为了家里各个长辈们宠爱的对象,我能很明显地感到每个人在他面前争宠的那种气氛,小家伙要是粘上谁,那谁铁定会兴奋不已,而小家伙若是疏落谁,那谁就一定会心有失落。不得不说,我的妻子在没有怀孕前,确实是这样的状态,她有时会兴高采烈地跟我讲“今天我走的时候,那小屁眼哭着喊着不要我走,拽都拽不开”,眼神里全是得意的神采;她有时又会凝眉蹙目地向我唠叨“小屁眼今天就粘谁谁谁了,理都不理我”。而我也会跟着她的情绪作出或喜或愠的神色来回应。

有时,我也会遇到他粘我的时候,而那时我也着实有一些欣欣然的感觉,毕竟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家伙缠着你,赖着你,会让你爱心大发,我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心很容易被俘虏。
妻子怀孕后,虽然就要为人父,但因为并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所以心里总还是没有做好要当爸爸的准备,甚至于连准爸爸对宝宝的那份期待也并不强烈,直到有一天,这小侄子的一个举动将这期待的璀璨火花碰撞了出来。

国庆节他的父母从南宁回桂林了,于是我们相约着到联达购物广场去转转,大家见面后寒暄了几句就往前走,妻子走在我右边,小家伙在我们中间。开始他搂着我的小腿跟着我的步子往前挪,一边挪一边仰着头乐呵呵地看着我,这情景对于每一个做父亲的可能都会感觉到由衷的温馨,没想到的是,小家伙这时竟然看着我叫:爸爸,爸爸!然后还是一边笑一边跟着我挪步子。我们几个都诧异了,他妈妈训斥着:你傻了?你爸爸在这边呢。而我和妻子则惊异中带着惊喜,因为这一幕像极了一家人相携闲逛的情景,只是那天真活泼的孩子,不是我们的。

我最近常常会想起这个情景,每每想到,就用手轻抚妻子的肚皮,然后傻傻地笑,妻子也欣喜地发现我作为一个准爸爸开始进入状态,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我一直以为我会是在宝宝临盆的那一刻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父亲了,未曾想,这小家伙的一个举动使我彻底改变了这种状态,而一旦认识到这些,我才发现自己原来的想法是多么傻,如果只让妈妈一个人来承担在孕期对宝宝的期待,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妻子现在已经开始时不时地跟宝宝说些话了,看电视时会突然跟我说:宝宝动了,我也会很认真地把耳朵贴到她并没有多大的肚子上听,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恩,我听到了,然而实际上,我是听不到什么的,妻子会哈哈笑着推开我,笑我的装模作样。

昨天,小侄子又回到了东三里,我在跟朋友打桌球,妻子带着他去看了商场的玩具,然后一起来桌球会所找我们,看着小家伙围着我们的桌台转来转去,拿着球一个个丢到洞里,又饶有兴致地看我们打球,我总是在幻想,我的孩子要是也这么大,也这样跟着我,那该多好。

就如同多年前在深圳的街头看着情侣们挽手回家我会期待和爱人一起一样,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家,我们一起期待着宝宝的降临,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