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水

似乎是我命里缺水,从小到大我对水都充满了好奇和喜爱,也最喜欢下雨的天气,尽管一下雨,农村的土路就会变的泥泞难行,我却依然兴奋地等到雨一停就穿上雨鞋跑出去,在大街小巷里逆着汇流而成的雨溪行走,凡遇到有水洼的绝不会去走干地。我喜欢这种将自己置身于水里的感觉,那混着泥土香味的湿润让我感觉空气里充满了香气。若再调皮一些,我会偷偷用妈妈纳鞋底的锥子将雨鞋戳出几个洞来,让雨水灌进去,冰冰凉的泡着脚,走起来哗哗的响,现在想想,真是造孽呀。

老家在山西,沟壑密布的黄土高坡很少下雨,所以对当地的农民来说,水井就成了重要的水源,因此每个村子几乎隔不远就会有一眼机井,一年到头地灌溉着农田。 我从小就对这样的机井很熟悉,因为姥姥家、爷爷家、伯伯家以及我们家都有一眼机井,以前还会在机井口上装上一个轱辘,四邻八舍担着空桶来,勾上水桶放到井底,然后绞上一桶桶的水担回家,我经常爬在井口看那深深的井底里犹如圆镜一般的水面,水桶沉下去泛起一圈圈水波的瞬间总能让我一阵激动,然后看着大人一圈圈用力地绞着轱辘,绞上来清冽冽的井水,再也忍耐不住要扎头在桶里喝上几口,爽快至极。

我最初见到大片的水,是在隔了好几个村子的一条深沟里那片水库,水库大大小小有几个,一般是夏季储水,秋冬抽水灌溉,里面还养了些鱼草之类,年少时常跟着同村的伙伴们去下水,然而我却并不会游泳,只能脱光了跳下去,站在水浅的地方泡着。水库并不清澈,因此别人一个猛子扎下去,我竟找不见他在哪了,直到对岸冒出来头,才惊讶他竟然可以在水下这么久还游那么远,我却只能在浅水区靠着脚踩稀泥往前走,有一次还差点儿丢了性命。这水库后来似乎成了别人专门的鱼塘,有人看了,我们便偷偷下水,总能摸出些贝壳、王八什么的,也总是被水塘的主人骂骂咧咧地撵,水性好的跑的快,如我一般的,就只能看运气逃了。

我最初见到整条的河,是跟别人走了很远很远快出家乡县境时遇到的一条河,那时正值夏天,河水很旺,看着一条银光粼粼的水带就这么在我面前舒展,脚下的石板桥已经快被水面淹没,河水流的那么快,直拍的石板哗哗作响,然后又卷起高高低低泛着白沫的水波,我更舍不得快步走完这短短的石桥,好想就那么站着,听着水声,闻者水汽,置身在湿润凉爽的河面上再也不走,甚至会去暗暗后悔为何家不是在这里。

但我终究还是要走的,而且那条河后来似乎也渐渐干涸了,听说主要是因为上游修了新的水库的原因,这也让我好生唏嘘了些时日。

后来当了兵,去了遥远的青海,驻守在一片草原,驻地北边向有一条河静静流过,它是青海湖的唯一水源,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叫布哈河,布哈河并不宽,它就像一位少女一样,摇曳着自己美丽的身姿,低唱着动听的小曲儿,娉娉婷婷地绕着天峻草原一路向东。草原上的牧民依着她生活,煮饭、洗衣、洗羊毛,牛羊在这里汲水撒欢,县城的人们也经常来到这里散心、游水。我们这些兵也常常趁着周末请假跑来放风。也是在这里,我牵着那女孩的手,趟过一段没过脚踝的河面,第一次感受到心如鹿奔。

对于水的习惯,是在桂林,在这山水风光举世闻名的地方,清澈的漓江、碧绿的榕湖、静谧的华江、以及山野乡间随处可见的溪流水塘。这里是我亲近水最美的地方,也是我遇到今生最爱的地方,那时还不是我妻子的她对于我在水边的那种狂喜和依恋摇头不解,她常说我跟水一亲近就仿若成了一个孩子,后来 她也习惯了我这种状态,经常陪我在漓江边行走,偶尔一起翻山去寻那片我念念不忘的华江弯角,也常常费了很大的力气连哄带怒地将我从水里拉走,想来,也只有妻子才能这样理解和纵容我对水的这份痴恋吧?

如今已经在桂林安了家,虽然不是居住在山环水绕之地,却也能时时嗅到水的气息,今天是我们在一起整整76个月,这月的21号我们就要在桂林摆酒完婚,我也会在桂林与妻子共携此生,且让爱,如这漓江之水悠远而宁静地慢慢流淌吧!

漓江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