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豆腐

——翼城清华园“800学生集体中毒”事件调查

李旭东

6条短信

5月9日凌晨至中午,翼城县私立清华园学校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学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约700-800名初高中部学生出现腹泻。原因是8日晚间吃了已经坏掉的小葱拌豆腐。

翼城私立清华园学校,是一所在校学生达3000多人,同时设有小学、中学的学校。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学习期间学生不准携带使用手机,每两个星期学生才能回一次家。但这没有封闭住学生集体腹泻的消息。有一名学生突破封锁,向外发出了这样的短信:

2010、5、9,16:03——我是个学生,反映点事情,替我保密行吗?

16:20——我们这里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从上午就开始了,我们排着队上厕所,几个人蹲一个坑,很壮观。

16:20——有3500人。

16:42——没有照片没行吗?老师看着,不让照。

16:43——是昨晚上的豆腐吃坏的。

16:59——我们反映了,没人管。难道就这样算了?

之后,这个学生的手机停机。

同一天,翼城县大街小巷已经无人不知“清华园发生了几千学生集体中毒”的事。同时,翼城、尧都区、临汾市的4家贴吧和论坛上也有了更为细致和生动的中毒事件描述。身在太原的本报记者亦接到当地线人报料:数千学生中毒,拉肚子。学校和当地政府紧急控制舆论,开会要求老师保密,同时组织人员通过各种渠道删贴。时在太原的本报记者当即通过各行业的熟人收集相关信息,将信息碎片拼接后得到的初步印象是:这里发生了公共食品安全事件。事态并不严重,仅是拉肚子。涉及人数巨大,但无确切数字。一些网站里出现的相关描述突然消失,证明确有人删贴。同时,由于网络信息被屏蔽,翼城卫生和教育管理部门没有做出任何公开表态,翼城政府网监机构四处请求删贴的行为被证实,关于清华园食物中毒事件的说法立即出现升级: 中毒人数有三四千。事件发生后,学生手机都被没收,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包括父母。当地公安交警控制了学校各个路口,不许外人靠近拍照。 ……

消失的贴子

5月9日、10日,两三篇叙述和描述“翼城清华园学生中毒事件”的贴子出现在百度翼城贴吧、尧都区和临汾市的多家网站上。其主要内容如下:

山西翼城清华园3000人拉肚子是真的!!!!!!都是“小葱拌豆腐”惹的祸 。

今天,你拉了吗?

公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阳光明媚 ,万里无云。但是,那一天却是整个清华园的噩梦。 那天,厕所创造了“五个小时人员不间断”的记录。甚至出现 “满座”、“无座”现象,大家都很激动。一个可怜的孩子,拉完刚掏出手纸,就被几个哥们包围了,看把孩子给吓的,脸色惨白,一哥们急了,吼道:“别和哥抢位,都憋十分钟了。” 就在那一天,清华园厕所发明了“新式蹲坑法”即:两人一坑法,大家都顾不上面子了,都拉疯了。

我就读于五号教学楼,离厕所很近。课上,肚中隐痛,强忍着听地理老师讲“鲁尔工业区有最稠密的交通网,交通便利,任何地点,距离高速公路都不超过6千米”我暗自高兴,自己 这里区位因素这么好,离厕所很近。此时不去更待何时?”冲出教学楼距厕所二十米左右,尽管我体质弱,冲出这二十米,速度应该不会慢吧?此刻,一身影闪过,冲入厕所。我吓傻了,停下,愕然,查看那位哥的行走路线,那速度,惊人!清华园的速度之最,难道再次重塑,我是这一奇迹唯一的见证人。

感叹:“兄弟,都憋疯了吧。” 不敢多想,携手纸而入“毒气”迎面袭来,臭!这里交通拥挤,住房紧张,空气污染严重,固体废弃物堆积如山,大家面色苍白,表情抽搐(注:平时大家蹲坑都面色混润,为啥?憋得呗…….现在,面色苍白,表明很顺畅,特顺畅。)

厕所无位,我强忍着低哼《狮子座》:“人山又人海,别错过那一个等待。” 这里屁声如雷,这个小小的厕所,聚集了众多受难者,表情木然……

清华园,真是受够你了。 一个便便能堆积30厘米高的学校;一个能把同学拉懵跑错教室的学校;一个卫生纸一天用量超过一个城市的学校;一个学生和老师抢坑位的学校。忒伟大! 清华园的大厨们,敬业点行不?不要把“小葱拌豆腐”做的那么难吃,不要做得那么有“杀伤力”,好不?你们提高了我们的“生产力”,促进了厕所的“城市化”。你知道吗?你们可能造成一个城市的豆腐销售量下降,侮辱了豆腐,造成了通货膨胀,造成多大的损失啊!…….

这些颇为生动形象而且透露出许多线索可供有关部门调查的网贴内容,在5月11日突然被集中删除。事后,记者查知,这一行为系翼城县政府网络监督机构所为。翼城县卫生监督所和县教育局纪检组向县政府上报调查结论为:未发生食物中毒事件。网文中所说的拉肚子人数巨大、与小葱拌豆腐有关等信息,在上述两部门调查过程和调查结论中均未提及。

中毒真相

2010年5月9日,翼城清华园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真相并不难了解。——这个学校有3000多名学生,这些学生有数量庞大的家长的亲友。学校有许多教职员工由于不满现行工资待遇,会主动提供情况。两处食堂的大师傅中,有人和记者的朋友相熟,提供了相当详细的食品原料采购、饮食制作方面的流程和存在问题。综合上述证人所提供的情况,我们已经可以还原出这个事件的基本面貌:学校长期采购一个叫霍玉宝(音)的人做的豆腐。去年已经有过一次“豆腐不合适” 的事件,今年这是第二次。

不少大师傅反对用这一家的豆腐,他们知道这家不干净,容易出事,但反对无效。——霍玉宝的一个姑表亲,是翼城县教育局某工群部门的领导。

5月8日晚,初高中部的食堂做了小葱拌豆腐,吃了这个菜的学生,从半夜到次日凌晨就陆续出现腹泻,直到上午上课(周日,未放假)时达到最高峰。学生排队上厕所,几个人蹲一个茅坑,非常狼狈;还有跑不及的学生拉了裤子。拉肚子的人数,约数在700-800人。都是初高中部的,小学生没有。

大部分学生,在拉肚之后就很快没事了;有的吃了几粒弗派酸也就治好。到下午,学生身体状况已基本正常。

9日下午,翼城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孔怀文带人去学校“调查”,学校安排了7 名学生写出书面材料,这些材料证明:他们拉肚子是因为吃了父母带来学校的零食,有的只是肚疼,并未拉肚。——没有学生在材料中提到“豆腐”一词。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孔怀文和所长张文亮拒绝公开这7名受调查学生的姓名和班级。

2010年5月10日起,清华园不再使用霍玉宝的豆腐。

望风而逃:“我不贵姓!”

清华园这起面积很大但并非很严重的公共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后,翼城县卫生、教育、宣传等相关职能部门迅速建立起一套“防调查、防扩散”的默契防控机制。

5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翼城县防疫部门了解情况,办公室一位叫张靖的姑娘刚要打电话替记者询问情况,有一位男士推门进来从背后急切地摆手让张靖“停止”,而后挤眉弄眼地向张靖打手语:什么也不要说!。记者转而追问这名工作人员:“您贵姓?做什么的?”这名男士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不贵姓!”然后落荒而走。

后来,记者从张靖处问知,此人是张靖的办公室同事。

同日,记者来到县委通讯组找负责人联系采访事项,通讯组郭主任在电话中问知记者要采访“清华园学生集体中毒事件”后,原约定的“中午见面”时间便被无限推迟,直到3天后记者离开翼城,郭主任都没有露面。

翼城县卫生监督所和教育局,记者均三次上门采访,虽然见到了相关负责人,但对于记者要求公开的“调查过程和原始调查材料”,两部门借口“要拿到宣传部批的条子再过来”拒绝提供。

“你们在什么时间、见的什么人、在多大范围内对学生做调查、有没有检测学校8日晚的留样食品?”——对这些细节,上述部门一概沉默以对。

对地方当局调查的再调查

按照翼城县卫生、教育部门的“调查结论”,5月9日,翼城清华园学校没有“食物中毒事件”发生,而网络那些绘声绘色的消息和县城人们口口相传的内容均为“谣传”。

翼城县卫生监督所所长张文亮介绍,卫监所对清华园的调查为主动检查。过程是:2010年5月9日下午,副所长孔怀文在单位门口的公交车站牌处偶尔听几个妇女说“清华园学生中毒了”,孔请示张后,便于当天下午7点多钟赶到学校。到了学校,孔怀文等几人找到校医室问情况,校医室医生说:这两天来这里看腹泻的学生只有10多个,属正常情况。孔怀文他们“找”了其中7名学生来问情况,问出的结果是:有的学生只是肚疼,有的是拉肚,是因为“吃了昨天父母带来的零食”,跟学校无关。——孔怀文等得出的结论是:清华园没有发生食物中毒。

记者问:清华园有3000多学生,大几十个班级,您有没有多找几个学生问问?孔承认:没有。

记者又问:您抽的这7个学生是怎么确定的?孔:根据学校医务室的记录让他们来的。

记者再问:如果学生拉肚子了却没有去校医务室,这怎么算?孔怀文不再回答。

次日,记者见到了翼城县教育局纪检组长李辉,记者问起清华园学生食物中毒一事,李辉说,他们于5月10日到学校去调查的结论是:没有这种事件发生,说“3000多人中毒”纯属谣传。

但李辉坦承,他们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他们5月10日去学校时,学生都好好的,都在上课。他们又问了翼城县医院和县中医院,没有大批学生来诊疗的记录。

李辉拒绝说明,5月9日早晨和上午的当时情况是什么样,拒绝解释“医院记录”能否完全反映学生状况。

被屏蔽的豆腐

在教育局和卫生局的调查中,“豆腐”问题从未涉及。

记者问张文亮:大家都在说清华园的事情和头一天晚上的小葱拌豆腐的关,你们听到这个说法了吗?

张文亮:没有。

“你们检测当晚的豆腐了吗?”

“没有。”

“那是不是说这次学生拉肚子和食品卫生没有关系?”

“可以这么认为。”

在教育局的调查中,“豆腐”两字同样从未提及。

一个大家都认为的罪魁祸首、师生家长们一致指向的问题食品——豆腐,就这样在翼城县有关此事件的公文中被屏蔽掉了。到今天,除了清华园不再使用霍玉宝做的豆腐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近一月前的那次800人大拉肚,究竟和豆腐有关,还是和豆腐无关。

记者离开翼城时,县委宣传部门的一位科室领导赶到房间,和记者说:“又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你追查这个事有什么意义呢?”2010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