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谁来抚慰你的伤?

山西,一个百年前富可敌国的大省,如今伤痕累累。

我呆过很多省份,打过交道的人也来自四面八方,大家坐下来聊天,互通各自家乡后,总有人这么形容我的家乡:山西煤很多呀,你们家肯定很有钱吧?我通常会很不自然的苦笑一下,然后说你误会了,其实山西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在很多山西省外的人印象中,山西省是一个煤矿大省,山西多出煤老板,不可否认,确实有相当大一部分山西的煤老板将山西在外人面前塑造出了一种财大气粗的形象,再添油加醋地一描述,开着悍马去全国买房俨然成了山西人的代表性形象。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山西有近16万平方公里,这里分散着成千上万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的山西百姓,这些人一年到头可能连煤老板的零头都赚不到,而往往在煤矿中因为事故而逝去的也是这些人,他们住在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脚下,他们没日没夜地在地下的矿井里挖煤背碳,他们还要承受着因此而带来的各种疾病、环境污染,他们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但全部流进了少数人的腰包,被换成了悍马和洋楼,他们自己却没有车没有房,为了生活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顶着生命在劳作

你们的眼中看不到他们,你们看到的只是那些煤老板的光彩,于是以为这就是山西,我除了苦笑还能做什么样的解释?

也许你们看到过他们,从近几年接连不断的煤矿事故中,你们知道了他们,或许……或许你会怜悯下他们,但是当这些苦难被遗忘后,你们可能也就依然以为,煤老板就是山西的本样,完全忘却了那些曾经的生命。

然而除了这些矿工,还有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在依靠着被山西引以为傲的煤炭资源之外的东西生活着,如今,山西除了煤炭资源,但凡有可利用的自然资源,也已经被国家和一小部分人掌控了,老百姓又靠什么来赚钱呢?农村人有土地可以种庄稼以维持温饱,夏收后秋种前还可以种点葵花、豆子之类的农作物,如果想要种些经济作物来赚钱,他们就得舍弃种粮来种些药材之类的东西。这些,也只是解决温饱而已,他们还要外出务工、卖力气,做矿工算是一种,养点猪羊算是一种,另外就是去省内、省外的各大铁厂卖力气也算是一种,可以说,山西的农民所能获得的收入来源基本如此。

如果是城市户口没有地的山西人,可能他们要寻找的出路可能会更为辛苦点,一来他们没有赖以生存的土地,二来他们需要支出在城市生活的高成本,若他们又没有可以依赖的社会关系的话,那么他们的生活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要惨,虽然城市对于城市户口有一些基本的保障,然而在当今社会物欲横流的现状来说,连马化腾这样的人都恬着脸拿房补,连开着宝马的人都要去领低保,你能奢求他们获得政府多少正当的补贴呢?所以他们一般会在一些力所能及的岗位上为了生活而苦苦支撑。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山西人更希望自己家能出个大学生,以改变目前家庭的现状,因为他们在用一种最淳朴的情感来揣度这个世界,那就是一直被宣扬的知识可以改变生活。山西也因此在教育上一再地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方面是由于家庭贫困而带来的高辍学率,一方面是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的高考压力,从历年山西的高考分数线就可以看出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现象。

如果高考没有上榜,那么要么你复读再考,要么就回家务农、务工。我曾见过一个仁兄,我上高一时他开始复读,我读了两年半高中去参军,两年后退伍,再去学校复读一年,我发现,他竟然还在复读!而那些回家的人,则要么遵循了老一辈土里刨生活的路子,要么有关系的就进了某些机关或厂矿企业,要么就是去外地打工。在他们的希望里,根本没有途径去依赖山西所谓的资源大省的优势,煤炭丰富带给他们的,也许仅仅只是家里用煤会相对便宜点吧?

那些考上大学的人又怎样了呢?除了佼佼者有了自己的出路外,因为扩招而产生的大量剩余大学生们(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们,这是现实),他们经历了所谓的大学教育,见过了更多的物质优越性,在大城市中想要谋一份出路,在山西当地读书的可能不想再回到自己的县城,在山西以外读书的,可能不愿再回到山西,原因很简单,家人对大学生寄予的最淳朴的期望与现实所给予大学生的那份失望已然出现了极大的反差,他们若回去,已经不能或不愿意以那种方式生活,他们只能在外漂泊,一直漂到大龄,仍然是有家不敢回,而山西的资源大省,煤炭大省的优势,在这方面又给予了他们什么样的政策帮助呢?抱歉,我没看到。

所以,如果你知道了身边有个人是山西人,请不要直接就跟他谈所谓的煤老板的山西,那些煤老板不能代表山西,山西人,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富裕。

今天,我看到山西省整个省区被国家审批为所谓的”综改区“(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粗看了下报道,其综改依然是针对煤炭这个所谓山西最大资源的一次改革,在煤炭资源、新能源及附带土地政策上等拥有一些特权。

最后,请容我在此做一些揣度,山西省在几个月内就能获得综改区的审批,不仅是中央的意图,我想,可能与山西多年来接连不断的矿难有直接的关系,资源的枯竭、利益链的受损以及混乱的局面,必须要为整个利益层的利益保障做一次重新洗牌,这也许就是铺垫吧。

只是,山西的百姓,谁来抚慰他们的伤?综改区对他们而言,又能带来几多出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