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水深,切莫日记。

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除了让你蛋疼抓狂的国度外,还是一个频现让人喜闻乐见幽默剧的国度,一个频出喜好舞文弄墨的官员的国度,还是一个能让我们频频抚掌大笑,绝不乏饭后谈资的国度。

我们常常骂着这群官员的无耻与贪婪,又拼了命地抓紧一切机会想进入这个圈子,究竟为何,谁都明了其中的暧昧。

中国的官好做吗?不见得,你看每年的公务员考试,好比漫天的蝗虫却只有一块田。中国的官不好做吗?不见得,龙生龙,凤生凤,人家要做官,容易着呢。前段时间不还在说读书已经不能让寒门出贵子了吗,这就是原因,再加上官商勾结,寒门更难有出贵子之望了。

恩,这也许就是那些官员们喜欢得瑟的原因吧,毕竟现在官路于他们而言,要好走的多啊,于是也就懈怠了。整天的无所事事让他们一个个操起了文艺之笔,虽称不上什么文豪大家,但小学老师教的写日记的习惯还是很好地应用起来了。只是你也别什么玩意儿都记呀,总得有点儿卡码尺度吧,或者是因为觉着日记本来就是自己看的,所以写起来就无所避讳了?又或者是因为年龄越来越大记忆衰退,要一点一滴记个明白然后好让自己能在来年好好回顾辉煌历程?若是如此,倒还有点儿靠谱,毕竟每人心里都有一笔背后帐嘛,但问题是要保管好啊。

本来这些只能背地里操作,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每个官儿大家都在做,于是也就心照不宣,遇事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该怎么喊怎么喊,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只要窗户纸没破,万事安宁。可问题就在本应记在本子上的东西,记在了电脑上,电脑这玩意儿多害人啊,多少风光背后的淫靡腐朽曾被它昭然若示,还是纸质的东西好啊;但本应锁起来、藏起来连老婆孩子都不能看到的东西,怎么能不好好保存而让它流了出去呢?这也太大意了,官员们真应该好好学学《龙年档案》里的龙福海,那小九九的本子藏的真是密不透风。

其实,要学人龙福海的还有很多,比如只记录人际关系中每个人的爱好脾性,绝不记录帐务往来;比如坚决不记录与姘头的见面细节,哪儿能那么傻呼呼地像韩峰、邓建国,活脱脱把个日记写成了《金瓶梅》,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官场水深,众所周知,但把这黑的晾到白面上来,是大忌啊,都知道官场上每一个白净的,但决不可说出来,尤其不能自己个儿把自己个儿给摘的清清楚楚,还弄成日记,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嘴,要知道人民不在官场,他们是可是口无遮拦的!

当官自重,日记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