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姥爷讲故事:前世仇,现世报。

近期因为家有急事,回了一次山西,也难得与姥爷和姥姥见一见,说些亲近的话,我最喜欢的就是听他们给我讲一些过去的故事,尤其是他们年轻时那个年代的事情,这个故事是他们讲的一个坊间故事,真实与否不必深究。

故事的引出是因为我给他们讲了前段时间某地有位老人在遛狗时被自己的狗咬死的事儿,姥姥说,这是上辈子欠下的仇,这辈子来索命了,并让姥爷给我讲一讲一个木匠的故事:

说是以前有一个外村的木匠,在本村里一户人家家里打家具,这家隔壁住着一对婆媳。

这天,婆婆炒了些肉,做了些菜放在伙房里,挂好门关就出去了,等回到家却发现肉不见了。因为家里就她和媳妇两个人,便断定是媳妇偷吃了,于是把媳妇狠狠地打了一顿。

第二天,婆婆又炒了些肉,依然是放在伙房并且挂好门关,没想到回家后发现肉又不见了,于是又把媳妇打了一顿。在隔壁的木匠看到了这情景,心下思虑:这儿媳妇真是没做派,头一天偷吃了东西被打了一顿,你这又偷吃。

这天中午,木匠生病了不能干活,就拉了一张席子铺在了墙根下,不期然却看见她们家养的大黄狗跑到伙房前,立起身子打开门关,钻进了伙房,把肉吃个干净,转身又出了伙房,依旧站起来把门关上,还把那门关挂好。

等婆婆回家后发现肉又没了,正打算打骂媳妇时,木匠跟她说:你不能打你媳妇,这事不怨她,是你们家的大黄狗偷吃了你炒的肉,我在墙根下睡觉时看得一清二楚,你媳妇没进去,是你家那狗进去了,你冤枉你家媳妇了。

黄昏时分,木匠寻思自己今天反正也没干活,就想回家转一转,等出村走到半道,却发现那条大黄狗就在路中间等着他。

木匠随身会带有一件器物,这是木匠最为看重的东西,叫锛(木工工具,能避邪,木匠开工前祭器会先祭锛——据姥姥解释),他赶紧攥紧了锛,背靠了路边的土崖,大黄狗狠命地向他扑来,他就只管用锛使劲地护住前方,跟大黄狗打了一晚上架,砍地狗脸上、头上、脖子上尽是血。

天亮后,木匠没有再回家了,而是返回村里到了老婆婆家,跟老婆婆说,我昨晚跟你们家狗打了一晚上架。

老婆婆问,真的?

木匠说,你要不信,你看看你家狗头上、耳朵上、嘴上、脖子上是不是有血,那就是我用锛砍的。

大黄狗听到他们的谈话,也不作声,却向着院子里的井走去,到了井口纵身跳了进去,这个故事算是完了。

姥爷说,这是他们两个(媳妇与狗)前一辈子有仇气,这一辈子来报仇了,要是没有木匠,婆婆总是打她、骂她,黄狗总是嫁祸给她,那媳妇哪里还活的成?还不得要么喝(农)药、要么上吊地自杀?但是被木匠这么一说,婆婆也不生气了,婆媳之间关系好了,这个仇这辈子算是报不成了,只能等下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