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年29 向青春作别

恍然如戏,我已站上29岁的坎,

我的青春将在这一年离去。

我站在29岁的山顶,

任凭岁月的冷风穿过我的胸膛,

带走我那为数不多青春的温暖,然后摇曳远去。

我甚至怀疑,那曾经的热烈与澎湃是否真的存在过?

因为我还未及用它温暖我的身体,

此刻就已不见了踪迹。

也许我该用微笑来面对29与30间那笔直的落差,

也许我该自信地甩一甩手中的绳梯,

也许我该忘记身后那坑坑斑斑的脚印,

也许我不该如此自言自语。

可我还是无法释怀着就将那份温暖舍弃,你看,它用远去的姿态留给我无尽的回忆:

那一年,阳光、田野、院落;

那牵我走过田垄街巷的手,那把我曾安睡过的摇椅,静谧的呼吸在午后的树荫,悠长的蝉鸣回荡每个夏季。

那一年,我和你们一起穿行;

穿过一座座村落,穿过一片片麦绿,穿过长长的铁路高桥,穿过小城的灯红酒绿;

那一年,我和你们一起驻守;

守过一座绵延的山,守过一条蜿蜒的河,守过无边的草原和夜空里繁星无语;

那一年,我和你们一起别离;

告别校园的每一处角落,告别每一级沐浴阳光的阶梯,告别三年的无忧无虑,然后四散而去;

那一年,我们似乎都害怕失去;

于是都在极力掩饰哭泣,于是我们走的小心翼翼,于是我们辗转各地,于是我们力竭精疲;

一年年堆积,你们,去了哪里?

我回望过去却只看到往事淅淅沥沥,我抬头,30耸然而立!

当青春的最后一丝余温被带走,我知道,这是作别的时刻了,且去,且去!

我有了妻,我们的宝贝还在孕育,我的青春也许已经做了传递;

时间从未停下它的步履,有你们的爱,我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