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队-小强的故事

还在新兵专列上往青海走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见过了,那时大家都是一起上的车,自然在一个车厢里,只是我这人记性差,只记得自己在稿纸上写写画画的记录着沿路的见闻和感悟,却忘记了当时还有这样一个人曾好奇我能一直埋头写字而跟我说过话。后来在新兵连里集训也见过几面,不是他提起,我还真想不出自己跟他在车上就已经见过并聊过。从这点上,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十分古道热肠的人。他很乐于去跟周围的人交朋友,且是那种十分诚恳的类型,这样的人自然很让人乐于接受和交往。因此,他在新兵连结识了很多战友,这些战友还会在之后时不时的给他写信寄照片,他也会在拿到他们的照片后,很兴奋地跑到我们面前唾沫横飞地讲起与此人的结识过程,而如果那人在中队混的相当不错时,他会很感叹的连连夸赞,我能听出来,他的夸赞真的是很诚恳的那种。

而我真正和他熟络起来,是在新兵集训结束之后的下连分班。我们分到了同一个连队。因为连队在遥远的天峻草原,我们只能坐火车去,而他又一次主动的坐到了我的对面,兴奋的开始跟我侃起来。其实我挺开心在自己的中队中能有一个老乡。

左起这位就是小强,憨厚老实的我的兄弟。

说起来,我还有点对不住这哥们。是新兵到连队的当晚,队长把我们召集到一起,挨个的问我们有什么想法,想在连队做什么工作。问到他的时候,他依然用他憨厚的语气回答说:我想当炊事员或者饲养员。我听到这个答案,自己先憋不住笑了,旁边也有几个战士跟着我很没良心的一起笑了。队长鄙视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笑什么,我觉得他能有这样的想法很好,我就是喜欢这样诚恳的战士。也许正是因为他的憨厚诚恳和做事的一丝不苟,他真的就跟了炊事班长,成为了炊事班里唯一的新兵。

其实,到炊事班后,他也并不是就那么如愿以偿,因为他所面对的现实让他很失望,但是他的性格又让他坚定的撑了下去。炊事班里正儿八经算得上是做事的就两个人,一个是班长,像电视里的洪胖子一样的主厨,另一个就是他了,他基本上是包了《炊事班的故事》里小毛、帅胡、小姜这些角色,而在老兵退伍新兵未到的青黄不接时,洪胖子和大周的角色也让他一个人挑了,那时炊事班只有他一个人。大冬天的从早忙到晚,我很难想象那时他是怎么撑下来的。他必须在大家出操结束时一个人做完30个人的早餐,然后是收拾卫生,开始买菜、择菜然后做午饭,等大家午饭完了,他还要收拾卫生然后安排下午的饭菜,这其中还要有库房的整理,小菜的整理,甚至猪圈和大棚菜的活计他也要做。可以说基本上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的,别说休息了,就连洗衣服都是凑合着赶出来的。那天中午我上营区的门卫哨,他收拾完饭堂的卫生,赶紧把自己的衣服在盆里揉了几把。匆匆挂到晾衣区,然后进了厕所。天峻的风大,衣服被吹落到了地上。我看到他出来,就赶紧跟他说:小强,你的衣服掉到地上了。他怔怔的站在厕所门口,盯着自己的衣服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你说,我就当没看见行吗?我当时就被他这句话乐爬下了,说,这是你自己的衣服,你还要穿的,你说行不行?他憨憨的笑了笑,拎起衣服又过了遍水,重新搭上固定好,才进了宿舍抓紧中午还不到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睡了会儿。我在哨位上看着他做完这一切,鼻子不免酸酸的。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对自己掉在地上的衣服视而不见,他实在是太累了。

队长对这一切也是看在眼里的,他同时也知道,能这样任劳任怨的担任这项工作的也只有他一个,于是在工作上也会时不时的给予照顾,甚至明着教他在买菜时多个心眼,为自己多花点心思,想通过这样来给予他补偿。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优秀的品质,让队长对之后来的炊事班里的其他战士总也看着不是那么称心。而在年底的军人大会上,队长直接将优秀士兵的一个名额给了他,是那种不需要投票拍板下来的。全连没有一个人反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退伍之前的一个月,他终于解放了,那是他最轻松的一个月,那个月,他满脸全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