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苦的幸福-我们的那些点滴岁月

妻子

美丽的桂林姑娘

美丽的桂林姑娘,我的妻子

华健唱出《一起吃苦的幸福》的第二年,我遇见了我最爱的女人,那时候的我们相遇相识,开始牵手是半个月后的事情。

记得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坐在学校的教工宿舍区,温暖的灯光透过冰凉的空气洒在她的身上,她低声细语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我在旁边静静地听,她因为冬天而变的发紫的手背,看上去让人心疼。

我们的开始也是那么随意,似乎彼此都是为了一种寄托,而时间慢慢地改变了这种寄托,将它变作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

爱情的开始是充满了迷幻的,路过爱情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种无法解开的毒,然而却如此甜蜜让人欲罢不能,于是我们牵手走过校园的每条小路,彼此细数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彼此讲着听来的故事,畅想着以后的岁月应该怎样让它保持这份甜蜜。

然而爱情这东西并不是一种恒温动物,它开始变得有些焦躁不安了,似乎一定要有一些阻力、一些羁绊、一些让你抓狂的事情出现才会让你觉得它的威严,两地分居的思念,世俗观念的侵扰,家族人员的阻挠让我们一次次感觉爱情的脆弱,我已经记不起她有多少次在深夜中的电话那头哭到睡着,睡梦中又多少次哭着醒来,我们甚至放弃过,然而那种痛彻心扉的剧烈实在无法承受,于是一次次地挺了过来。

她是一个软弱的女孩,她对于委屈的诉求与释放只有眼泪,她又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她对于爱情的信仰与执着那么坚定!

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就这么痛苦地支撑,我告别了那个繁华的都市拎着沉沉的行囊与心情回到了桂林。

她笑的很开心,她紧紧拥着我,诉说着长久以来的思念,诉说着心中的汹涌澎湃的期盼,我从她的笑中看到那份不愿提及的幽怨,我知道,尽管当下我们又在一起,却抵不过那冷冰冰的现实的墙。

漓江边的夜晚,咖啡店的对面,两位长辈的轮番劝说让我差一点就打消了继续下去的那份勇敢,但无论如何我告诉自己,爱情就该面对一些痛楚,否则又怎会轰轰烈烈呢?我笑着向她们告别,漓江的夜晚辉映出我的难安,漓江的风拂过我的脸,那么温暖。

再一次启程,依然转回那座繁华,在现实中期盼能去闯一闯,也让她身边的人心安,我说,姑娘,跟我一起来吧,我们并不会比别人差到哪里去,她点点头,却最终没能抵过现实。

深圳印象

这是我的相机坏了之后对着深圳街边的一栋大楼拍的图像,不曾想竟然得到这样一幅抽象画来!

我苦笑着在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停停走走,仰酸了头也没能望出那高高的楼宇中透出的光究竟照着谁的脸,我索性就那么停在路边,点上一支烟,坐着看车轮与脚步从我眼前匆匆流过,向左、向右,渐渐我听见她的哭泣,说分开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想象着以后的岁月她可能挽着别人的胳臂,眼里再没有爱的光,那一刻,我泪眼朦胧。

第六天,我问她,你心痛吗?她问我,你心痛吗?……

是的,爱情在痛苦之后的重生,会让你无视一切,我说,我们再继续往下走走看吧,梦到破灭再从头,又有何难。

09年的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们终于冲破了阻碍,我又一次踏上了桂林,桂林,多么美丽的一个小城,这里藏着太多她的眼泪和心情,美丽的桂林姑娘啊,我愿意为你而来,善良的桂林姑娘啊,我愿意为你而在!

两旁的桂树正在勃发出生机,阳光照在漓江上,跳跃出美丽的音符,我又一次看到她的笑靥,这一次,她笑的很甜,诉说的也全是以后那些畅想,我知道,我们已经飞跃迷雾,爱情开始变得灿烂。

美丽的桂林姑娘,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当我牵着你的手走向花车时,我感觉如此幸福!

婚礼上的我们一家兄妹

我们的婚礼上,与弟弟、弟媳、妹妹还有小侄子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