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浪迹郴州三日记

这篇文章是我在03年写的,觉得比较有纪念性,同样收在自己博客里吧,本次稍有修改。

【2003年7月7日】

我从广州坐火车到郴州时是凌晨2点,天很凉快!我在这个陌生的车站深深地吸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

这里当然不能与广州相比!单单车站就很是昏暗,而且出口极其狭小,因为是凌晨,值班人员很少。门外却比较热闹,一出车站,就见一堆人乱烘烘地挤到你面前, 问你是否住店,是否打车。我一向是不喜欢车站这种地方的,有很多人对刚到本地的外乡人甚至是本地人心存不轨!我当然住不起店铺,也用不着打车,我只是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找一份暑假工做,我身上的钱已不多了。

一个人拉着皮箱走在陌生的街,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去,有很多门面房还开着,大多数是洗头房,发廊一类的店,而且几乎都在门前贴有一张招贴:急招女工!我不禁暗暗笑了笑,在西安火车站前经常有一些妖媚的女人坐在洗头房门口向路人频频招手,语调颤的你能发颠!我毫无目标地晃着,只有那单调的招人烦的皮箱声一路陪我,我顺着大大的路标走着,留意哪家有招工启示!一直走到4点才找到一个叫“HAPPY TOM”的快餐店在招人。明天早上试一下吧。我很累了,记得在《爱情梦幻号》里浪迹的人马路也可以睡的,我于是找了一处干净的角落铺下带的床单,盖着毛巾被就地睡了!

我醒来太阳还没醒,车辆很多了,喇叭鸣个不停,有很多人在早跑,一位老人边跑边回头看我叠毛巾被,一位父亲正领着小女儿晨练,不远处有两辆摩托车撞上了正纠缠不清呢!说什么我可听不懂!懒的理这些了,我也活动活动筋骨,看看表才6点。东方有一片红了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不成功,好不容易等到9点“HAPPY TOM”开门,里面还算富丽,人家却不要暑假工!我以为找另一家不会困难,谁知大错特错!我一直走到下午日落都没有一家肯收留我,我感到无比的落寞,忽然记起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有点悲观消极啊!真想就这么买张票回家算了,但还是很不心甘!

我不喜欢这座城市!第一天的印象是:脏、乱!还容不得一个外乡过客!

【2003年7月8日】

我一直晃到今天凌晨一点,还要我睡马路吗?看来不用,我发现北湖公园里就算夜很深也还是有人的,于是我冒险从栅栏上翻过去,里面有两个人用很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我很是从容的走到深处去,夜里走公园有点儿象迷宫,随便找了个亭子,在石凳上铺好床单,就这样又过了一夜,这夜蚊子真多!

早上醒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两个人会那么惊讶,原来公园的边门就在我翻进之处不远,而且通宵是开着的,没有人把守,难怪!

我还是去试着找找看有没有我可以做的工作,但依然是拒绝暑假工。我快疯掉了,昨天只是在早上吃过一碗米粉,很是难吃。现在我很饿了,我觉得该去吃点饭了,可怜这里实在没有面食,而且最便宜的就只有米粉了!唉,没办法,入乡随俗,吃吧!这次我想吐!

看来打暑假工是没有希望了,早上子尉往我的农行卡里打了100块钱,我中午便买好了1332次的车票,决定回家!就在我候车的时候,遇见了两个人,他们是迥然不同的两者。一个是下午在车站广场遇见的18岁的男孩,他是郴州农村人,第一次到郴州市里来,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去广州,说是去找一位“阿姨”,但又不让她去接车,非要到广州后再给她打电话。也许他所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憨厚老实。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出门,所以他表现的很担忧,他问我的第一句是:“火车上真的有很多扒手吗?”我很惊讶,继而忙点头:“是呀,是呀。”然后他就很不安的摸摸裤兜,我说:“没关系,你裤兜那么深,坐在靠车窗里是不会那么轻易被偷的!”他又问:“那放在鞋里呢?”“那就更不会了,只是钱会变湿变臭!”他考虑了一会,把鞋子脱了下来,竟抽出了一张100元的红领袖放进了裤兜。我忽然开始喜欢他了,但同时又开始为他担心起来,一旦他到了广州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他又会怎样呢?他刚才就被车站附近的饭店老板宰了一顿,很是心痛。我忽然想起在广州买的IC电话卡,出了广东就不能打了,但里面还有17块钱,丢了怪可惜的,也许对他有用。于是我告诉他我想5块钱卖给他,当然我很愿意送给他,可我现在也缺钱啊!他稍加犹豫就答应了。虽然我并没有骗他,但他这么轻易就和一个陌生人做金钱交易着实让人替他忧虑。我告诉他卡怎么用,并且给他讲了许多路途上应注意的一些事情,他听的很是用心,而我也很开心,寂寞的下午有他在才不会无聊,直到下午18:00进了候车厅我们才分开!

另一个是我在候车厅写东西时坐在旁边的一个女孩,比我小一岁,也是郴州农村人,但比起那个男孩可谓是阅历匪浅了,一个人跑了很多地方,现在北京打工,今天就是要去北京。她耐不住候车的孤闷,主动问我几点的车,我如实相告。我们不是一个车次,她比我早走两个小时,于是我们攀谈开来,讲了我们各自的经历。她很有魄力,而且个性突兀、正义、无惧。她曾经和另一个女孩一起走了一天一夜去找工作,且身无分文。最后凭着那一股韧性终于有了一份在酒店当服务生的工作,但由于看不惯经理对待员工的态度,当众大骂经理没人性,然后炒了老板的鱿鱼,临走还能把自己十天的工资拿走!可能是报应吧,没多久那家酒店就关门大吉了!后来她只身赴长沙,闯北京!我不由得开始敬佩起眼前的这位貌不扬、性刚毅的女子来,我于是也将自己如何去广州、又如何到郴州给她细细道来。当她知道我只是在早上吃了一碗米粉后,马上从便袋里取出一盒饼干和一盒碗面给我,我推辞但又拗她不过,只好收下了,当时没舍得吃,留到火车上吃吧,要两夜一天的路呢!她走时留了电话和手机号,名却只留了个“泡泡糖”!

将她送走后,想一想今天下午的男孩和她,忽然发现,下午我用心去帮助别人,晚上就有人来帮我,上天真的很照顾我啊,我更坚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以诚相待!

可紧接着上天就把我捉弄了一翻!

【2003年7月9日】

掐指一算,这几天66个小时,我的睡眠时间只有8个小时,也许真的太累了,“泡泡糖”走后,我换了一个座位,靠在行李上打起盹来,直到有人把我摇醒指了指我掉在地上的车票。我捡了起来,揉揉眼看了下,票上是凌晨0:38,又看看表,表上是凌晨0:45!我忽然意识到:“老天,我误车了!1332次刚出站!”看来老天是有意要让我在郴州多留一天。也好,用较为平静的心去看一天郴州,然后理一理这几天的思绪,疲惫已让我的脑子很乱了!我于是决定改乘10号凌晨的那趟1332次!

这一夜我睡在北湖公园临北湖的一个角落里。虽然已是夜里一点多,但还是有很多人在里面,或闲聊,或如我一般找地儿睡觉。夜风吹来满鼻子的腥味,黑的水面映着远远近近的灯光泛着鳞波,偶尔会看到水面上死鱼上翻的白肚皮,风将浓密的树轻撼着,就象臃肿的幽灵一般。我忽然心生一阵恐惧感,总是觉得今夜这一睡下去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当然没什么发生!清早我被一阵二胡声唤醒了,东西都还在!

清晨的北湖公园很是热闹,老人居多,老人进公园不用掏门票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老人们热爱生命,他们用硬朗的身板与充沛的活力来追逐生命的盎然!年轻人也不少,整个公园吹拉弹唱好不快活,跑步散步的人流更是绵延不断,湖心上几只游船很写意地荡着。伴着褐瓦红花、绿树碧水、晨风习习,只觉神清气爽、心境愉悦!

我被这氛围感染了,再不愿拥着依旧疲惫的身躯睡下去,若如此,实在有伤这样的雅致,也对不住这样一个难得的早晨。我抖抖精神,大呼几口气,收拾好行李,绕着公园转了起来。

北湖并不大不用半个小时就可以转一圈,湖心建有一亭,于葱葱茏茏的树丛间飞出它的廊檐来,红漆经过多年的日晒雨淋已然黯淡了,但那种格调却极不一般。临公园北门有一竖牌画着导游图,并附着各景点简介,移步读去,得知此亭名为“叉鱼亭”。据说唐贞元21年(805年),韩愈从广东阳山来郴州待命,与郴州刺史李伯康泛舟游湖叉鱼为乐,兴致勃勃地写下了有名的《叉鱼招张功曹》一诗。后人为了纪念韩愈,在湖心筑岛造亭,取名“叉鱼亭”。将叉鱼诗刻成碑文,铸造了韩愈大型铜像,营造了岛上石栏,并以明代石狮、石雕、罗汉松和花卉绿草点衬,供人观仰。想来这首《叉鱼招张功曹》应该很有一番品味。若非身无分文,若非浪迹郴州,我一定会与友人划船共至“叉鱼亭”。寻一寻这位千百年前的大文豪的脚步。然而未出公园门,心头的雅致就被一个突兀的“景致”破坏了。离导游牌不远,“的士高”音乐震天动地,一个上身只穿了一件胸罩的女人雍懒地立在一座大大的帐篷前。这是一个流动的歌舞团,用来吸引游客观看的招牌上一群三点美女扫首弄姿,旁附:十大美女斗春,体验火辣激情。真不知道如若退之在今日游览北湖时见到此景会做何感想?犹好似色香味俱全的一款大菜上偏偏落上了一只苍蝇,试问诸君可否吃的舒心?

关于郴州再不多记!

2003年7月10日凌晨启程归乡!

北湖公园

位于湖南郴州的北湖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