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阶段的内部战争雏形

我今日且唠叨几句,源自腾讯看到的一篇新闻:农民自制土炮轰退百人强拆队,再联系到这篇新闻下的诸多关于强拆的新闻链接,以及太久以来发生的因为强拆而导致的自焚事件。

我不是在这里唯恐天下不乱,而是觉得,天下已经开始乱了。

当我们高呼着代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领袖那句“代表人民群众的一切利益”时,我们再看现下出现的这一幕幕,至少我是比较心痛的。抛开逐渐扩大的地摊人群与逐渐军事化的城管队伍不谈,今天就叨咕下这拆与补的冲突。

中国的土地,无论方寸,均属国有,这是天下不变的真理,而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度,从初中我们就开始学习的政治课本里,我们知道国家将这国有资源分配给每个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人们,无论通过怎样的方式。

然而,方针保持一百年不变的真理挡不住制度调整及经济刺激下的改革,作为掌握既有国家资源却没有用到的实权派想尽了办法去开发那些通过一纸合同来承包资源的所谓拥有者,如果能够将其中的利益予以平衡协调,问题也许不会出现,但恰恰出现的就是其中各个环节对拥有者利益的不断苛刻压榨,原本是承担保护职责的部门也因为个人利益的无限制膨胀,反了戈,矛头全部对准了当前资源的使用者。

一旦这种局势形成,既得利益暨资源最终玩弄者也就成为了彪悍的一群强势,而应当由法律保护的最终资源使用者暨土地最终分配者便成为了最无助的一群弱势,啊,我忽然想到一百年前也是这样的局面,不同的是,以前的强势有多家,弱势有一家,如今是强势有一家,弱势却多了好几家。

一家利益统一体完全可以立马拧成一股绳,而多家利益分散体必须要经过艰难的意见统一和利益平摊之后才能被组织起来,因此一百年前有了一呼百应,一百年后却更多的是对他人遭遇的坦然,有时会伴有一口叹息!

然而,于个人利益而言,如果其倡导的前提已然让它很失望,那么它必然会对侵犯她的人或事发出最彻底最直接也是最动人的抵抗。

于是,拥有30年承包土地权的老农在个人利益被严重克扣、面对强大的拆迁队伍,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妥协,通过自己的方式建立了武装反抗的阵线,也许你瞧不上它的威力,但是这确实已经是一个因利益平衡严重缺失而带来内部矛盾战线,也许明天,弱势群体们还会发明出更多的抵制方式,如果当局不好好反思并解决此问题,总有一天,会有那么一天……

这是谁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