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死你,不偿命

最近因为被传醋精的事儿,山西人着实落了次面子,山西人就这么脸皮薄,八杆子打不着自己个儿利益的事儿,却自行惭愧的那么自然而然。

在外的山西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与人交道一说自己是山西人,对方绝对会说,山西陈醋很有名哇,还有煤。咱也就跟着可劲儿点头,煤且不说,单是陈醋这玩意儿,山西人各个都能对其评头论足,神侃乱吹一通,也颇能涨涨山西人面子上那点儿酸劲儿。

可前几天那货说了,国内市场上95%的山西陈醋是醋精勾兑的,咱也没进过醋厂,去伪存真这活儿咱干不了,但在当下企业想方设法压成本、提产量、要利润的时代,大家伙儿宁可相信这事儿是真的。这一下,让咱感觉是自己个儿抽了自己一嘴巴子,前面跟人拽过了,这下难堪了,后头别人再提山西陈醋必然会加上醋精这话题,那就尴尬了。

虽说那什么醋业协会的赶紧跑出来发了个义正言辞的声明,说咱们山西陈醋绝对是无勾兑、纯粮造。但老话说,无穴不来风,就现在天朝朝令夕改的作风来看,这声明也不怎么靠谱,而且那些个落马的官儿们那个没威风凛凛地挥手反腐过?所以,这声明你信吗?反正我是没信。

我本身虽然对陈醋没多大依赖,但这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啊。以前我家还是柴门旧屋时,我就经常左手拎着壶、右手攥着钱去打醋,那时的商店还依然遵循着旧叫法,叫合作社,高高的柜台后两个大大的桶,咱惦着脚尖把壶给递过去,老板用一个竹子做的斗勺往外舀,舀一下就是一斤。

但有时村里会来一个赶着记不得是马还是驴抑或是这俩的孽种的牲口车,车斗上是几个塑料桶装的醋和酱油,老人白发鹤颜、底气十足,一嗓子“倒~醋~灌~酱油~~”洪亮而悠长,每听到这声音,妈妈就赶紧捣腾出几个壶来,去老头儿的车上灌满了醋和酱油,而且相邻家户也尽如此,我问妈妈还有为啥要灌?妈妈说这老头儿的醋是自己酿的,色儿重味儿酸,价儿也不贵,比合作社里的好多了。

这就是所谓的口碑了吧?你想,那时做东西的还是挺厚道的,都没法跟这老头儿比,又怎是现在这些醋厂的醋能比的?如今是决然吃不到老头儿的那地道陈醋了,也许他比他那牲口还没的早吧?

陈醋这活计其实也是挺有技术的,但在商业化的今天,什么东西都不是重技术而是重效益了,所以人都变精了,技术也就变歪了,什么玩意儿都能提炼勾兑,神马火锅底料、高汤料、还有杂七杂八的料,神马苏丹红、瘦肉精还有那倒霉的三聚氰胺,这些奸商可着劲儿地往里面加这加那,硬生生将个食品行业变成了化学工业,老百姓如今可能对任何有包装的食品都没有了信任,这样的现实下,岂是你醋业协会一纸声明就能捞回面子的事儿?

我觉着,现在的商家都缺了一样东西,这东西在一百多年前的晋商身上特别能给人以踏实感。

当年雷履泰一手办起了震动中外的日升昌票号,全国各地分号尽开,靠的不仅有自己的毒眼和才华,还有一样东西:诚信。诚信这东西也是那时晋商最引以为傲的,至现在有些山西商人也还整天喊着,仿佛自己个儿就是雷履泰一般,扪心自问,又有几个能做到呢?如果能,那么这次的醋精也不会如此令人震惊,而恰恰是因为晋商诚信的本质,使得人们过于疏忽这个群体中也有不诚信的存在,在事情一被爆出,立马拍头幡然,不信任的因素也就更坚定了。

这并不是个别现象,也并不是仅仅会发生在晋商身上,这时代,哪个商家不说自己是诚信呢?但真有吗?

三聚氰胺这事儿出来之前,大家对牛奶怀疑过吗?地沟油被曝之前,你对饭店怀疑过吗?瘦肉精被曝之前,你对火腿怀疑过吗?醋精被曝之前,你对陈醋怀疑过吗?你有没有怀疑过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明天还指不定你常吃的哪种东西就被曝神马问题呢。

可你有什么办法吗?你能捍卫的了你吃的安全的权利吗?难!你看赵连海就是天朝给咱这些猴儿展示的那只鸡,权利没争到,赔偿没要到,正义没护到,反倒让自己吃了囹圄之苦。

你心酸?酸死你!就算醋精这事儿是真的,就算还真添加了不少东西,在这个食品安全岌岌可危的国度,你如何去证实你的病痛或嗝屁就是醋精和它的添加剂导致的而不是别个食品导致的?沙子和稀泥,你怎么分的清哪儿是沙哪儿是泥?那些个奸商不是一个个都好好的吗?谁会去给你偿命?

咱不蛋定,咱是求蛋定而不得啊!

——————————题外话分割线————————–

最近没更新博客,一来工作事儿多,今儿算是凑空发了发牢骚;二来,脑子里也确实没什么东西写;三来天儿太热,懒得动。一不留神进入了剑书兄说的夏眠期了,恩,就顺杆儿爬权当夏眠吧。

看了看垃圾评论里,有不少新朋友的留言,但我还是果断让它们在垃圾分类里,恳请这些朋友原谅,下次您留言别用自己的业务名称当自己个儿的名了,换个正常的吧,链接只要不是黄赌毒,我一般不会往垃圾里扔的,但名儿得正,咱不都好面子上那点儿事儿嘛,咱站虽小,立场得明,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