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

如果是十年前,昨天的事情,我可能会暴躁地在电话里义愤填膺地跟他们吵嚷起来,但如今的我,已经比以前理智了,对此也只是心里有些失望……嗯……或许说是看开之后的悲凉更妥帖些。

昨日上午8点10分,我拨打了110的报警电话,向接电话的女警说明了以下情况:

在八里街公安局刑侦大楼旁边的定江镇菜市后门,一帮大概10几人摆了个所谓的摸奖摊,明眼人一看就是骗局,我当场就认出来不下四个托儿,很多买菜的市民已经围聚过去,并且已经有人在犹豫中上套儿了。

我向她说,希望你们能派警员去将这个摊点拔掉,以免更多的人上当受骗。

她在电话中应允了,但是40分钟后,我再去看,摊点还在,人群围的更多了,本想再拍些照片,但手机刚一拿出来就被一个男托儿给盯上,朝我走来。我立马将相机程序切换到电子书,躲过一劫。

随后,我拨打了《桂林晚报》的爆料电话,将这件事情再次做了叙述,并希望他们能借助自己媒体的舆论影响力,同警方一起来干涉,接线员回应会做处理。

两小时后,骗局还在热闹地上演,直到下午四点半我外出办事时,那里还在围着一群人。

也就是说,从早上8点开始到下午近5点这9个小时中,没有警方出现来干涉过,骗子根本没有得到制止,我向110的报警以及向晚报的爆料全部没有得到实质回应,我相信,如果警方哪怕出两个警员前来制止,他们也绝不会猖狂9小时(应该不止这个时间)。

—————————————————-

于是,我再次拨打了110的电话,追问为何警方没有前来干涉,制止这场骗局?

这次换了一位女警接电话,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道,她是8点30分上的班。

当我将事情又一次叙述事情经过,并问及为何交班的女警对我的报警不予处理,也不做交接时,她表示并不清楚,而后又说这种交一百押金抽奖的事情已经很多人反映过,他们也处理过,但今天管了,明天又出,反反复复,他们也没办法。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在我并没有向她说明那是押金100元的骗局时她就一语说中今天这场骗局的押金数字,但我知道的是,在她的回答中,似乎是在透露一种信息:公安对此也没办法。

我说:既然我已经报警了,而且是现场摆摊通过非法经营采取的诈骗活动,你们对此有责任去干涉,最起码免得人民群众受骗。

她反而对我开始了大片地诉苦,说她只是一个接线员,这种事情也不能怪到她身上,而且这种非法经营的事情,是属于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管辖,我应该向工商反映处理,他们两个部门职责不同,公安也没有办法管这事儿。

我说,你们可以联合去将他们端掉啊。

她的话就更可笑了,竟然建议由我来联合他们处理,我若有那本事,我还犯得着打这电话报警吗?

我最后问她:这事儿反正你们就不管了是吗?我得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那里去反映是吗?

她讲:是,但我会向派出所反映下的。

—————————————————-

好吧,110这边看来是不会出警干涉了,那么真像她说的那样,要工商部门来制止了吗?

于是我拨通了消费者投诉电话12315,在我听到提示“话务员全忙,等待请按1”后,按了足足8个1才接通。

待我将所有事情又做一次细致的阐述之后,电话中冷冷的声音给了我一个简洁的回答:这是诈骗,不归我们管的。

我问:那谁管?

她说:110。

我说:我已经打过了,他们说这非法经营是属于你们工商管的。

她说:这是诈骗,是属于110的。

我说:那非法经营不是你们管的吗?

她说:我们管的是有门面的那种,这种摊的,我们不管。

我说:那就是说,这不是你们的事儿咯?

她说:是的!

好吧,110不管,12315也不管,我一时间迷惑了,这事儿该谁管?这事儿是到底是属于诈骗还是非法经营?

—————————————————-

我想起了自己早上还打给了《桂林晚报》,也许能解开些惑,于是再次拨通了晚报的电话。

我问:我早上反映的事情,不知道你们是否有派人去关注过呢?

她回:我只是负责接听并记录并交到编辑部,至于他们怎么处理的并不知道。

我问:你可以帮我去问问他们,并给我一个回馈吗?

她回:不行,我们每天要接到好多信息的,没办法去逐一清理出来,一般都是突发事件才会(她用了个什么词儿我还真没听清楚,但按我的理解,应该是我反映的这事儿并不算是突发事件)。

我说:这样,你看,你也接触了那么多的信息,见识肯定比我广了,我向你请教一件事情怎么样?你说我反映的这事儿是算诈骗呢还是非法经营呢?我该跟谁反映并让他们去制止呢?

她说:诈骗呀,你可以向110反映。

我说:我打了,他们说是工商管的。

她说:那你就打给工商吧。

我说:我也打了,他们说是110管的。

这一下,这姑娘可能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也许她也觉得分不清到底该谁来管吧?片刻后,她说那得他们联合起来管了。

我笑了,无奈地摇摇头,说:110也让我去联合他们,你觉得我有这本是吗?你们是媒体,有舆论监督的权利,你们去联合他们不是更好吗?

她说:你可以向信访部门去反映他们的不作为。

同时,她还给了我一个信访办的电话号码。

我没去记录这个号码,我只是苦涩地笑笑回答她:信访办?那是老百姓去的起的地方吗?

—————————————————-

我知道,这次我这个小市民的一次看起来踌躇满志的正义之举就此终结了。

就如一开头说过的那样,十年前,我可能会义愤填膺,但今天,我并没有这样,我对自己的热心遭遇冷水,也只是有些悲凉而已,并无愤慨可言。

细想之下,这件事情的其中波折颇具深思:

显然,这件事情并未引起所有部门的重视,也许是因为这种事情抓不着铁证,不像嫖娼可以查结婚证、赌博可以抓赌具赌金、钓黑车可以拍摄给钱画面等等,这事儿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骗子来个死不承认,谁也无法将他们绳之以法(有这法吗?),公安干涉了也成不了政绩,这也许就是那110女警所说的反反复复、没办法的原因吧?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谁愿意做呢?骗子们恐怕正是因此才有恃无恐吧?

其实,在这些政府部门每天处理的公务来说,这事儿比起杀人越货、男盗女娼、权贵降临诸等事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也就是几个老百姓被骗了那么几百几千不值钱的人民币而已,这事儿闹不大,也损失不到政府身上,大不了一句提醒广大人民群众注意个人财产安全也就能了事儿了。

只是想当初传销还不疯狂的时候,也未有管,政府对其默而不视,最多做做样子,提醒下广大人民群众莫上当受骗,这翻来覆去不得政绩的事情他们不屑于做。但最近几年呢?传销已经成了祸国之患,动不动数以十万计的传销大军终于让政府下了狠心整治,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却还无法根治。分析之下,这件事儿与传销一对比,我觉着似乎明白了点儿不被重视也许是这样的原因:这事儿还没祸到国,只是殃了点儿民而已,又有何重?那些被骗的人,谁也怨不着,只能是自己愚笨,该!

只是事后我还是有这么几个问题不觉要问下:

我只是一介小民,我尽了自己的义务,你们尽了人民卫士与人民公仆的责任了吗?用消极的责任来回应积极的义务,义务还会积极下去吗?

警方杜绝不了骗局的再生,但是可以在骗局进行时去干涉,干涉一次,就能为百姓减少一次受骗,怎能因为无法杜绝就放任肆虐呢?
这事到底是诈骗还是非法经营?诈骗肯定是了,非法经营也肯定是了。因为通过欺骗的手段来赚钱当然是诈骗,涉及金钱盈利的这种组织性行为当然是经营,但到底应该是由谁来承担这个制止的责任呢?

两个政府部门:一个保卫人民人身财产安全的公安部门;一个是维护市场正常秩序,为民伸张正义的工商行政管理局;再加上一个舆论监督部门桂林晚报,都对此事置之不理,相互推诿,使得违法行为可以明目张胆地操作,市民举报无门,只能看着那些拎菜的民众上当受骗,明日昭昭,法理不在,以后再遇此景,还会有人去报警吗?没了市民报警是否可以称为天下太平、和谐盛世了呢?

—————————————————-

昨晚入睡前,妻子看了我的关于这件事情的两条微博,用急切的语气跟我说:以后像菜市场骗子这样的事情,你别去理会了,你就算是看不惯,但你总得想想我和孩子吧?我不想你出事。

我说,那你的意思是,我对这事儿就应该置之不理了?

妻子说,是!

我反思了下自己一天的行为,觉得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我没有去直接面对骗子中的任何人,只是向一个社会治安保卫机构做了反馈。于是跟她说,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

她急了,这次不会,下次呢?

我说:我会懂得保护自己,你想,以后我们身处危险,却无人相助,你不觉得难过吗?

她说:能有什么危险?那么多人都能置身事外,视而不见,你为什么不能?你就不能为我们家着想?

我说:我不想沉默。

她说:为什么?

我说:沉默久了,就永远说不出话来了!

她说:你想说给谁听!?

片刻后,我说:给自己!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