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毛

天峻县

美丽的天峻县(图片来源于网络)

拉毛是十年前我在青海当兵时候遇到的一位小姑娘,那年她应该是7、8岁的模样。

她家就在我们中队附近,算是邻居吧,除了上学之外,处于好动年龄的她经常会跑到我们中队的门口玩,哪怕就是路过也要逗一下我们的哨兵,有时会扒着铁门跟我们讲她遇到的新鲜事,中队出操训练的时候她也会饶有兴致地在旁边看,如若大门开着,她便趁着哨兵分神的一刹那冲进营区,大喊大叫地跑上一圈然后又冲出去,银铃般地笑声和着雀跃的背影拐进家的巷道,她的父亲似乎是跟我们中队的领导很熟络,因此我们对她的这些举动也没什么芥蒂,反而觉得是一种乐趣。

她是那么地无忧无虑,活泼是她的天性,但那小小的脑袋里又住满了无数的古怪精灵,她若偶尔跟你平静地交谈,会使你觉得是不是她又在打什么鬼点子,常常我们会被她的一些精湛演技而骗到,接下来要讲的这几件事情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至今记忆犹新

有天我在监墙上哨,可好这小丫头远远看见了,又可好这丫头兴致高,更可好不知道之前哪个老兵同志爱心泛滥、大度宽容竟然带她上过监墙了,这下她屁颠屁颠地往监墙下面跑来,仰着个头冲我喊:我要上去玩啦。一边喊着,她一边跨着步子上了监墙楼梯,转眼就到了铁栅门前,我一个劲儿地撵她,哄她,甚至求她,威吓她,谁知道这丫头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死劲儿地摇晃着铁栅门,最后竟然要翻着墙外的栏杆往上冲,那可是四米多高的墙啊,这要摔下去我怎么给领导交代,怎么给她爸妈交代呀。最后我还是投降了,乖乖打开了栅门,跟她说:咱可就玩儿一会儿啊,别乱窜别乱动啊,听我话别嗷嗷啊!小丫头猛劲儿地点头:嗯嗯,叔叔你放心吧。我心想,我能放心才怪呢,怎么中队就摊上你这么个倒霉孩子邻居哦。

事实是,我真的没有担心错,进了铁栅门的她一猫腰就从我胳膊底下钻过去了,然后在窄窄的沿墙过道上飞奔狂嚎,我的亲娘咧,这祖宗灵活地跟猴儿一样,抓都抓不住,好容易把她堵到了监墙哨楼里,想把她提溜起来弄到下面去,没想到,她竟然一掂脚尖把手放到电铃开关上,作势要往上推电铃。祖宗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只见她眼睛里冒出得意的笑,她得意地笑~,还冲我发出了警告: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推上去,我是小孩我不怕,但我一推上去,你们中队都集合过来了,你们队长可饶不了你。我只好收起所有威胁的言辞,降低了身子央求着她,你可千万别,千万别,你要玩儿你就玩会儿吧,别再那么咋唬了行不?小姑娘见她已经得逞,很是开心,转眼又窜出去满监墙地跑了。好在那天她玩儿够了也就自觉地下去了,但她最后撂下的那句话着实让我胆战心惊:叔叔下次你在的时候我还上来玩儿,要不我就告诉我爸爸你欺负我~!

自从这次后,我见了她都想躲的远远的,但我毕竟要上哨啊,她毕竟就住在我们门口啊,来来去去总能见着。

一次上营区自卫哨的时候,下了一地的雪,她跟另外一个小姑娘在我们营区大门外路过,看到我上哨就又粘过来了,直接扒着门叔叔叔叔地叫着。我只好劝说她赶紧回家吧,天儿这么冷,但她却根本不听,一个劲儿地挑衅我。我伸手想抓住她恐吓两句,但没想到竟把她的帽子给抓了下来,顺手给扔到身后去了,她一看着急了,跺着俩脚求着我让我把她帽子还给她。然而就在我转身捡帽子时,一不小心在那可爱的帽子上踩了一脚。尽管我在还给她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但她的眼泪还是扑簌簌地往下掉,没有哭声,没有回答,带着委屈、生气又无奈的情绪抓过帽子转身就走,同行的小姑娘也赶紧跟着她离开了。

我心想,这丫头怕是心疼帽子,改天见着了再哄哄也就行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同行的那小姑娘来到我们营门口,跟我说,你知道藏族人带的帽子是很神圣的吗,那是有神灵保佑的。你把她的帽子踩了,等于是把保佑她的神灵给踩了,她现在很伤心,她已经把那帽子烧了。

我忽然间心里充满了太多的内疚,也许她在我们这里玩闹是不对,但她也仅仅是一个7、8岁的小孩子而已,可以原谅,我却将她视为圣物的帽子扔到了地上还踩了一脚,这于她来说,也许是无法原谅的吧,如果能原谅,又怎会将帽子烧掉呢?藏民对帽子是否真有神佑这一说法,我不知道,但藏民对神的那种敬仰和虔诚是如此地圣洁,我宁愿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那以后的好些日子,我再见到她时,她也不理我,我有时主动叫她,她也不应,不知过了多久才再跟我说了话,我再向她道歉时,她已经笑眯眯地不再说这件事情了,恢复了以往在我面前的活泼机灵,古灵精怪。

第二年夏天,一个下雨的天气,她撑着一把小伞来到营门前,叫我过去,并说要送我一样东西。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红色的塑料小袋,一条红绳子从小袋里伸出来,她拉着红绳拿出一块金色闪闪的佛牌说道:这是我爸妈带我去拉萨求的一块佛牌,是喇嘛给开过光的,两千块呢,叔叔,送给你!

我说什么也不要,但她笑着把佛牌塞到了我怀里,扭头就跑了,我还在上哨,追又不能追,只能暂时留下了。也许小孩子出于好玩或者真的觉得我这个武警叔叔还过得去,将她珍爱的东西送给了我。但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子弟兵,如何能收呢?何况还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于是我在下哨后向领导请了假,说明了事情,领导同意我现在去她家,将东西归还!

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我第一次推开了她家的小院门,站在院子里喊:小拉毛,你在吗?喊了几声都没听到拉毛的回应,反倒是她的妈妈迎出了屋门,把我请进了屋子,我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并将那块佛牌放到了她手上。

她妈妈看了看佛牌,然后哈哈笑着说,拉毛这丫头把你骗啦,这哪里是拉萨开光的东西啊,这是她在地摊上买的,也就一两块钱的东西。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转而又被拉毛的这个举动搞的哭笑不得,就在我起身向她妈妈告别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声,应声望去,是拉毛从伙房里钻出来,一边往屋里看一边往院门跑,我大喊一声:拉毛,你给我站住。随后冲着那个红色的身影追了出去……